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修因】异性恋就没问题了?番外03

lady-x:

天哪番外终于写完了可以更正剧了


————————————————————————————————


“因陀罗他并不是故意的!”阿修罗强在前面开口,而因陀罗却在对面一言不发,一双有些失焦的眼睛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地面。


羽衣看着阿修罗,叹了口气,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对着诸多的弟子,声音低沉却吐字清晰:“从今天的比试,对于困扰我很久的问题,今天我有了答案。”


仿佛感应到什么一样,阿修罗和因陀罗同时神情紧张的抬起头盯着他们的父亲。


“我宣布,将继承忍宗,继续我的事业带领你们弘扬忍道的,是我的次子,大筒木阿修罗。”


阿修罗的表情与其说是惊喜不如说是惊吓,他睁大双眼,目光在半跪在地上的哥哥和一脸坚定的父亲中间不断的徘徊。


“可是父亲...”


“其实根本不需要比试对不对。”因陀罗抬起头来,神情很复杂,像一座火山,薄薄的冰层下面是将要喷涌而出的愤恨。


“如果你说的是这次比试的输赢,那么是的,我在意的从不是输赢。”


“你知道我说的并不是这次比试。你一直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啊,羽衣。你为了能让我心甘情愿的接受今天的结果养了我十五年,你真是辛苦。”


羽衣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后来鸣人那小子还感叹过六道仙人真是个好人啊,平易近人还慷慨大方,九喇嘛哼一声冷笑——这并不代表他不觉得羽衣不好,只是觉得鸣人到底还是涉事太浅,不知道这种老好人发起火来才格外吓人。


但实打实的发起火来算来算去也就那么一次了。


“谁跟你说了些什么吗,因陀罗?”羽衣的声音已经冷到了极点。


因陀罗轻轻的笑了:“我说对了吗?你当然有疑问,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理应都不在了。”


“我并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因陀罗。”羽衣显然想结束这次荒诞的对话。


“很简单,我想说,我是谁?”


“你是我的儿子。”


“那么你从我身上看到谁?”


羽衣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不愿提他?那我来替你回答。”因陀罗从地上站了起来,挑衅一般盯着羽衣。“大筒木羽村。你想听他都告诉我什么了吗——他说他恨你,恨你一个人占尽所有荣誉,恨你对他的主张只字不提,他恨你...”


几乎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羽衣就一下子爆发了,是真正意义上的爆发,整个空间里都充满了他疯狂震动着的查克拉,这种架势在很多年后柱间和斑拼死一战时九喇嘛才第二次见识到。


羽衣上前一步抓住因陀罗的胳膊,使用时空间忍术立刻就消失了,只有空气中的查克拉还微微低鸣。


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的阿修罗还呆立在原地,直到他的朋友们围上来对他表示祝贺。


“真好啊阿修罗,是你赢了哦。”


“这样就太好了,从今以后就再也不用忍受因陀罗那张傲慢的脸了。”


“是吧是吧,我早就看不惯他了,现在好了...”


阿修罗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一把推开了身边的人。


“你们在胡说什么啊,那是我哥哥!”


“得了吧阿修罗,我们都看出来你也早看因陀罗不爽了。”


“我没有!”


“你没有?你敢说日夜苦练只为超过因陀罗的人不是你?”


“是我,但那不一样!”


九喇嘛在一旁看着这些对阿修罗和因陀罗任意揣度的人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享用因陀罗的口吻来这样称呼阿修罗的朋友——他开始隐隐的觉得因陀罗的话是对的,他说人类贪婪又狡诈,给予他们力量只会让战争升级。


九喇嘛钻进人群里,把阿修罗护在后面,冲着周围的一群人威胁性的露出獠牙。


“阿修罗,让那只野兽滚开!”不知是谁先叫了起来,继而重复的话语像是此起彼伏的涛声一样重重的拍在九喇嘛的脸上,其中他还能偶尔分辨出一两句尖锐的“因陀罗的狗”“和十尾同类的不祥之物”“杀了它”。


这声音其实他很熟悉了,很多年后,千手柱间又重蹈了阿修罗的覆辙,他希望能通过分配尾兽来分配力量,然而他死后,不止木叶村,每一个村子都将尾兽,将人柱力当做了危险和厄运——这种局面被漩涡鸣人终结,然而能持续多久呢?


人人都知道因陀罗是错,然而阿修罗就对吗?


人人都知道阿修罗一脉爱很多,而因陀罗一脉爱很少。


可是阿修罗的爱平均分给了天下众人,而因陀罗的爱只给了一个人。


九喇嘛记得那天是满月,月亮周围一圈血红色的月晕。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因陀罗流泪——并不是哭泣,只是流泪。只是眼泪从因陀罗血红的眼睛里不断地滑落下来,因陀罗也是一脸不解的表情,似乎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流泪。


对着被施了幻术而熟睡的弟弟,因陀罗缓缓的抽出剑,又缓缓的收起,最后用自己的左手与阿修罗的右手十指相扣,阴阳双遁在黑夜中慢慢散发出共鸣之光。


如同日月同辉。


因陀罗叹了一口气,对躲在阴影里的九喇嘛招了招手。


“你要去哪里?”九喇嘛问。


“我要去修行。”


“在家里也可以修行。”


“九喇嘛,我已经没有家了。”因陀罗笑了笑。


“可是...”


“照顾好阿修罗。”


这是因陀罗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没有说氏族,没有说国家,没有说天下,他说阿修罗,他说照顾好阿修罗。


然而那天却不是最后一面。


九喇嘛倒宁愿那是最后一面。


*


阿修罗迅速的强大起来,阳遁的力量在身体素质已经完备的少年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同时又得羽衣亲传,可以与尾兽的查克拉完美契合,同龄的人已经无法与他相提并论了。


与此同时各国不断地有因陀罗的消息传来,他们称颂他的强大,赞叹他忍术的美丽,同时又对这种自己无法获得的力量十分忌惮,他们谣传因陀罗是辉夜姬转世,写轮眼是被诅咒


双眼。


阿修罗十八岁那年,身体已经日渐衰弱下去的羽衣对他交代了两件事。


一是娶千手一族的公主为妻。


二是杀死因陀罗,取得阴遁,成为第二个六道仙人。


“为什么?”阿修罗当着众人的面质问自己的父亲。


“千手公主温柔贤淑,又心怀天下,是可以托付之人。”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我原打算让因陀罗利用阴遁好好辅佐你,可他日渐暴戾乖张,又有野心,只能收回阴遁之力。”


“那当年他说的都是真的?你养了他十几年只为了我今天杀死他?”


“你不杀他他也会杀你。”


“他是我哥哥!”


“他不是。”羽衣面无表情的看着阿修罗,“他是神树之花,宿命中注定要毁灭苍生,而你,我的孩子,宿命中注定要拯救苍生。”


一切都被羽衣言中了,那之后的不久,因陀罗便只身一人来挑战阿修罗,后来这场战争像神话一般被后人口口相传。


然而当故事中的英雄,拥有六道之力的阿修罗获胜之后的故事,见证了的各个家族族长们却选择默契的绝口不提——一如后来木叶村的人再也没有提起宇智波斑是为何反叛。


那天的最后,两个人都体力不支的倒在地上,因陀罗已经昏迷,而阿修罗也没有了开口说话的力气。


九喇嘛亲眼看见,那些前一刻还躲在阿修罗身后寻求庇护的人们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一拥而上,疯狂的欢呼庆祝。


九喇嘛亲眼看见,他们小心翼翼的靠近因陀罗,给他套上锁链,确认因陀罗已经不省人事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们伸手想去扣下那双诅咒的眼睛。


九喇嘛亲眼看见,阿修罗艰难的向因陀罗爬去,仿佛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站起来,愤怒的低吼着别碰他。


阿修罗啊阿修罗,这就是你不惜杀死因陀罗也要保护的苍生。九喇嘛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关于因陀罗处置问题的讨论持续了一天一夜,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阿修罗苍白的恳求,他不断地恳求那些不久前还恐惧到无法思考的人们放过他哥哥。可是没有人松口,他们以天下相逼,他们以忍道相逼,他们以大义相逼。


阿修罗最后说,好,那么请让我亲手行刑。


被带上刑场的时候,因陀罗的双眼已经被挖下来了——经过阿修罗的再三请求,各族族长很不情愿的同意把诅咒的双眼分别交给生性孤僻的宇智波一族的两个兄弟。因陀罗一身白衣,眼睛被绷带紧紧蒙住,脸色也白的吓人,只有黑色的查克拉棒紧紧地穿透他的每一个关节。


被带到处刑台上的时候,因陀罗非常平静的问:“阿修罗?”


阿修罗笑了,他轻轻地回答:“嗯,是我。”


然后锋利的刀刃精准的划破了因陀罗脖颈上的血管。


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笑,有人高高的抛掷出代表祝福的鲜花,各个家族的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称兄弟,不分你我的分享着彼此的喜悦。


在笑。在笑。在开心地笑。在幸福的笑。大家每一个人都在笑。


只有阿修罗把脸埋在因陀罗被染红的衣襟上,不敢放声的哭了起来。


*


“这就是宿命吗,我不相信。”


“是的。我将把神树之花封印在深山之中,然而神树的精神力却会一直游离,找寻适合的身体——阿修罗,战争并未停止。”


“那你要我做什么?”


“重复宿命的轮回——你的灵魂将不断与神树的精神力降临在同一时代,并阻止神树复活的计划。”


“你的意思是,我会追随着因陀罗不断转生,并不断的杀死他。”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然而阿修罗,这种轮回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你可以拒绝。”


“我要去。这种宿命我才不相信,我要破除宿命!无论重复多少次,我一定要把因陀罗从这种该死的命运中拯救出来!”


羽衣耗尽最后的力量,将阿修罗送入轮回。


 



评论

热度(160)

  1. 宁心静一lady-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