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13

lady-x:

对不起我有罪orz隔了这么晚才更




但是前两天报完志愿就没有太多事了,可以专心更文了!




立誓为证!超过三天不更请鞭挞我!




and祖宗支线结束




————————————————————————————————




13




面对自己亲手杀死的哥哥,阿修罗思考了半天,觉得除了打自己没有什么好的化解尴尬的方法。




虽然说打也并不能化解多少尴尬就是了。




自己虽然信誓旦旦的说要终结这悲剧的宿命,可具体怎么终结呢?自己默默的看着柱间和斑亲近决裂和好再决裂也并没有想出办法来。




直到他听见鸣人在心里大叫着我要向佐助求婚,他还在一边嗤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以为结婚就能像无限月读一样突然给大家洗了脑,原本不喜欢的突然爱的死去活来,原本爱的死去活来的突然各自结婚生子——这一看就是漫画里的情节吧,还得是科幻漫画才能干出这种事。




但是因陀罗没有一刀捅他个透心凉,也没有向他安利无限月读大法好,他只是问,你无论如何都不愿与他厮守吗?




这不是废话吗,与他厮守能拯救世界吗?




能吗?




阿修罗后知后觉的记起来,自己一直没有问过因陀罗想要什么,羽衣给他讲了神树之花的故事,自己也就顺理成章的相信了因陀罗想要颠覆世界是血脉的诅咒。




可是是这样吗?




阿修罗站在对面呆呆的望着这个不叫哥哥不成,不叫哥哥更不成的男人,第一次发问。




“因陀罗,你究竟想要什么?”




因陀罗也被阿修罗谜一样的画风转变模式给弄糊涂了,他有些愤怒的反问:“我想要什么,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我...不知道。”




“是家,阿修罗。羽衣创造的所谓忍宗这种疯狂的东西,打着为了大义而忍耐的旗号,从我的身边夺走了父亲,夺走了弟弟,夺走了我的容身之处。而从那之后,这个世界也一直打着正义的旗号,从所谓的忍者的身上夺走更多——斑的弟弟、佐助的哥哥——如果生来就要忍受这种痛苦而无法反抗的话,那么这种人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你并没有失去啊。”阿修罗不自觉的往前站了几步,“我还在这里啊。”




“可是你已经不是我弟弟了。”




“那样我就能不只是像弟弟崇拜兄长一样喜欢你了。”




因陀罗突然被阿修罗扔过来的直球糊了一脸,脸上表情僵硬到只有突然在战场上与带土重逢的六代目才能与之媲美。




“啊?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一直一直以来,都最喜欢你啊。”阿修罗也一脸的恍然大悟,“哎呀,我们一见面就开打嘛,大概是我忘记了。”




“......”




“虽然在我心里还是大义更加重要,但是我觉得有矛盾我们可以一起慢慢调解,所以就让鸣人和佐助自己解决好吗。”




因陀罗显然对这种弱智的提议无法接受,但还是收起了剑。




“可是阿修罗,我们没有时间了。你知道这就是最后一世了,结果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至少在最后我想亲眼见证这结局。”




“我们早就已经死了啊。柱间也好鸣人也好,他们都不是我。”




“所以你一直躲着不见我?”




“那是因为斑也好佐助也好,他们都不是你啊。”阿修罗依然一脸的轻松愉悦,丝毫没有被质问的感觉,“但还要感谢鸣人和佐助呢,要不是他们两个,我都忘记要告诉你这么重要的事情。”




如果这个时候有背景音乐的话,那么一定会响起什么东西被嗖的一下射中的东西。




阿修罗一点自觉都没有,但是从鸣人的角度来看,因陀罗现在满脸都写着被攻略三个字——因为他现在是佐助的脸嘛,当年在终结谷最后一战结束的时候,佐助也是满脸这个表情来着,当年是被打的有点犯傻吗,那个时候就应该二话不说死死抱着他的大腿表白才对,装什么潇洒啊。




“所以,鸣人和佐助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好吗?”阿修罗秉着一贯的先人后己的原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攻略,还一心想着帮村长同志解决问题。




因陀罗沉默了一会儿,明显的想妥协。




宇智波家人就这个毛病,没被攻略之前要多横有多横,油盐不进刀枪不入,被攻略之后瞬间没了原则,当然对别人还是拽的一脸二五八万,直接导致柱间每次向人深情款款的介绍宇智波斑,一个温柔的男人的时候,对方都是一脸我打仗少你别骗我的表情。




“好吧,但是我有条件。”




嗯,完蛋了,我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鸣人对于这种场面已经熟悉到无法吐槽的地步,这次会是什么呢,是你在我和哥哥中间选一个吗?啊不对啊,他就是阿修罗的哥哥啊。那就是你在我和你爸中间选一个?要么就是你在我和村子或世界里面选一个?




大哥求你了一定要情商高点选对支线啊,选不对这妥妥的就又是进入五战的节奏啊。




“把阴阳遁的力量留下来。”




阿修罗一愣,然后支支吾吾的问:“你难道...一直想...呃,你可以直接对我说的。”




因陀罗也一愣,然后直接用须佐一巴掌抽翻阿修罗:“别妄想了!这并不是我的愿望!我只是想测试一下他们会怎么使用这力量而已!”




“都无所谓啦。”阿修罗笑意盈盈的去拉住了因陀罗的手——准确来说是死死地攥住,“这次一起回家吧。”




因陀罗摇了摇头,然后浅浅的笑了起来。




是鸣人熟悉的笑,是他们还是两个小鬼的时候佐助对他的笑。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阿修罗祖宗留下这么一句遗言,啪一下把鸣人打回了现实,鸣人反应过来以后还一阵一阵的眩晕,差点没吐出来,反应过来以后发现自己太使劲,手上捏的太使劲,捏的佐助一个劲的皱眉。




“啊...抱歉哈。”鸣人赶紧撒手。




“你来干什么?”佐助很不耐烦。




“我来...”鸣人觉得现在直接说我们结婚吧或者佐助我爱你都是情商很低的表现,只有三流爱情电影或者长老团硬拍的那部电影才会有这样的情节。他仔细斟酌了一下,一拍护额:“佐助,我知道你喜欢我啦哈哈哈...”




他很满意的看着佐助生动的表演着恼羞成怒的具体过程,然后对自己猛地伸出手来:“给我!”




“哈?你这...太突然了,我还没买戒指,可是你看,咱们俩都交换了护额,也算订了婚了...”




“你乱七八糟的说些什么!我是说阳遁的力量!交出来!”




鸣人觉得心一下一下凉了半截,得自己大概能理解当年佐助终结谷为什么要杀了自己了。




你在谈什么啊,什么力量,什么朋友,什么村子,什么大义。




我只不过是想好好的跟你谈一场恋爱。




“我并不知道怎么取出阳遁的力量。”鸣人很明显的耷拉下脑袋。




佐助叹了一口气,抬了抬手又放下似乎是想宽慰鸣人,然而脸上还是挂着不耐烦的表情:“那我们回去找大蛇丸吧,他或许有办法。”




鸣人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盯着佐助的脸...以下的某个部位认真看起来——然而似乎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于是本着卡卡西老师教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原则,坚定地把困扰他的谜题握在了手中,然后上下仔细抚摸了两下。




最后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而欣慰的微笑。




“佐助,好久不见你的胸肌变小了。”




“......”




听说事后漩涡村长向宇智波小姐道了几十次歉。




哦,事后的那个事是指漩涡鸣人被殴打这件事。





评论

热度(235)

  1. 宁心静一lady-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