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修因】异性恋就没问题了?番外02

lady-x:

更一点番外先!考完啦解放啦!姑娘们都来勾搭我吧!

——————————————————————

“你是那朵花。”

“我凭什么相信你?”因陀罗眯起眼睛。

“凭你那双被诅咒的眼睛还不够么?你用那双眼睛唤出过须佐能乎对不对——你难道不知道须佐能乎是传说中保护神树的神明?”

“父亲说写轮眼不过是轮回眼的雏形,等我得到全部力量…”九喇嘛看见因陀罗握紧了草薙剑。

“你永远不会得到全部力量的,因陀罗。羽衣把你养大是为了让你心甘情愿的把力量交给他的儿子阿修罗——然后把你永远的囚禁在黑暗中。”

“你骗我。”因陀罗远远传来的声音有些颤抖,“父亲发自内心的为我的才能感到骄傲。”

“他当然骄傲,因为你是羽村——是他害死的哥哥最完美的作品。我们来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每一个失去妻子的丈夫都会非常珍惜怜爱妻子的遗物,到那种爱和亲情是有区别的,如果毁坏遗物可以保全自己的儿子,恐怕每位父亲都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吧。”

“你是个骗子。”

“你当然可以不相信,那你就等着看吧,看羽衣会把力量交给强大的你还是软弱的阿修罗。”

“你骗我。”

“你真可怜,因陀罗,你父亲爱你像爱一件物品,而你还这么维护他。

“你满嘴谎言!”

“还有你的弟弟阿修罗,他得到力量之后恐怕再也记不起你这个哥哥了——或者说羞于谈起?”

因陀罗拔出剑向对方砍去,然而那团黑影在剑下化作液体与湖溶在一起。

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过来。

“因陀罗,你总有一天会憎恨所有人,到那一天你再来找我吧,我等你。”

九喇嘛看见因陀罗单膝跪在湖面,痛苦的捂着心脏。月光把因陀罗的脸照得惨白,眼睛却是鲜艳的红色。

从那天开始,因陀罗就变了。

九喇嘛不敢对羽衣或者阿修罗说那天它所听到的事情。那太重大了,不止和大筒木一家有关,还和世界的命运相关联。它选择了沉默不语,即使是阿修罗再次主动来找它的时候。

阿修罗下个月就要满十六岁了,这代表着羽衣不得不决定谁才是忍宗的继承者的时候来到了。

“我觉得因陀罗越来越不喜欢我了——他不断的向老头子暗示他才是应该成为继承人的那个。”

“嗯哼,我还以为输给因陀罗这种事你早就习惯了。”

“我也以为…但九喇嘛,你猜怎么样,我现在非常的不想输,特别是输给因陀罗。”

九喇嘛抬眼看他,少年认真起来的时候意外的吸引人,不怪漩涡家的姐姐和日向家的妹妹都对他暗送秋波。那个只会傻呵呵的跟在因陀罗后面哥哥哥哥叫的小鬼在不知不觉中就长大了。

“我觉得,我有改变世界的力量,我不能让这个世界按照因陀罗错误的想法发展。”

“哦。”九喇嘛甩了甩尾巴,“阿修罗,你开始讨厌因陀罗了吗?”

“恰恰相反啊九喇嘛……其实我偷偷告诉你,我最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

“梦见漩涡姐姐还是日向妹妹?”

“我每天,都会梦见因陀罗。”阿修罗说到这的时候脸一下红到耳根。

“…你们兄弟感情这么好老头子知道吗。”

“他知道。我对他说过,但他只说这很正常,阴阳遁本来就是一体的,现在只是随着我们力量的增强共鸣也剧烈了而已。”

“那不就好了吗。”九喇嘛觉得有点心虚。

“但我觉得不一样,我想,即使他没有阴遁,他也还是很特别。”

“阿修罗,我问你。”九喇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轻松,“如果因陀罗不是你的哥哥…”

“那就太好了。”阿修罗站起来,朝着太阳伸出手,“我也不想只被当做弟弟看待了。”

“不想当弟弟…阿修罗,你想与因陀罗为敌吗?”

“如果这是能让他正视我的唯一方法的话,那么我宁愿如此。”阿修罗捏紧了拳头,脸上是一种近乎执拗的坚定,“我要让因陀罗知道他的做法是错误的——我要拯救他。”

下一秒阿修罗就又变回了嘻嘻哈哈的样子,啪的一拍脑门说忘记和同伴们约好一起练习了,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太阳西沉,九喇嘛转头看缓缓显出身影的月亮的时候,看见了站在月光下的因陀罗。

他一身白衣,唯有眼中和眼底的红色十分鲜艳。

至明至艳却又高不可攀。

羽衣曾经这样描述过神树的花。

第二天,羽衣的弟子们进行一对一的试炼,因陀罗难得的也来参加了,毫不留情的放倒了所有站在他对面的人——与其说是压倒性的胜利,不如说是秒杀。

因陀罗仅凭剑术赢过日向家的少年之后,把视线投向一路勉强赢过来,带着满脸伤正在场边围观的阿修罗。

“和这些人混在一起是永远也赢不过我的。”因陀罗眯了眯眼睛。

阿修罗在台底下楞了几秒钟,一个瞬身移到了因陀罗的对面:“我今天就要赢给你看!但如果我赢了,你要对我的朋友道歉!”

“朋友?天真至极。”

抛下了这句话,因陀罗立刻拿出与刚才和其他人对战时不同的气场,提着剑直直的刺向阿修罗。阿修罗略一皱眉,侧身闪过,继而发挥他体术的优势,准备打近身战。

那是九喇嘛第一次看见如此愤怒的因陀罗和如此认真的阿修罗。但阿修罗一定会输,从他们两个人出第一招的时候这样的结局就注定了。

要问为何的话——

阿修罗的目的是为了赢过因陀罗,而因陀罗却有意无意间,对阿修罗下了杀手。

二人打斗的速度很快就超出了围观的弟子们目光跟进的速度,只能听见空气中剧烈的碰撞声以及偶尔能使人发出赞叹的因陀罗夺人眼球的火遁雷遁。

然而先落败下来的却是因陀罗,他痛苦的捂着眼睛半跪在地上,血从他的指缝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阿修罗堪堪收住已在因陀罗面前的拳头,脸上的表情从得意洋洋转为忧虑惊慌。

他伸手想去拉因陀罗,然而因陀罗猛的抬头——目光所及之处,燃起熊熊的黑色火焰。

阿修罗躲避不及,被黑色的火炎咬住了袖口,因陀罗似乎也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发展,立刻捂住双眼。

几乎是与此同时,二人中间的空气扭曲了起来。九喇嘛认得,那是时空间忍术,是羽衣。

羽衣似乎也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熄灭了黑炎,他站在目光已经失焦的因陀罗面前,用少有的严厉声音发问。

“因陀罗,这不是应该对亲兄弟使用的招数吧。”



评论

热度(135)

  1. 宁心静一lady-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