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15

lady-x:

不出差错还有一个尾声完结




抱歉让你们等了这么久orz




——————————————————————————————




15




“你胡说什么。”佐助这次是真的有点恼,“快起来。”




“不起来。”虽然说是师从自来也的时候被科普过接吻一百零八式,但毕竟长这么大了还没有和女孩子接吻的经验,只有和佐助接吻过两次。




看着身下女孩子模样的佐助,鸣人竟一时拿不定注意自己应该被划到有经验的一列还是没有经验的一列。




佐助挣扎的实在厉害,让鸣人没有力气再做别的思考,抱着前两次闭上眼往上磕碰个头破血流只要嘴唇碰在一起就算是接吻成功的经验闭着眼睛死命把头往下一甩。




佐助的嘴唇一点也不柔软,经过长期在外旅行漂泊的生活,有点苍白。




可是这是佐助啊,和是男是女和是美是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他最想见最牵挂羁绊最深的佐助啊。




双唇相碰的瞬间鸣人反射性的捉住了佐助抵抗的手。




十指相扣。




阴遁阳遁相互交叠。




仿佛启动了某种仪式一般,掌缝间荡出一道光芒,迅疾的划过整个空间。




“阴阳遁......解开了咒术。”佐助盯着交叠的掌心,愣愣的蹦出一句话。




“啊......”你们家人的脑回路还真是清奇。不不不,好像不能这么形容,用一个吻解开的诅咒——你们宇智波家是和童话故事有多大仇?!都一把年纪了还当自己一个个的都是小公举吗?!




“为这种无聊的事......”佐助似乎还沉浸在巨大的打击中没有恢复过来,依然盯着手喃喃自语着。




“无聊的事?这都事关性别了哎宇智波佐助,关系到你们家能不能传宗接代的问题啊,虽然我是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孩子姓宇智波就是啦我就是跟着我老妈姓漩涡的嘛......”




佐助突然地甩开了他的手,表情从震惊慢慢变成了愤怒:“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啊,又惹他生气了。鸣人突然被噎了一下,不敢出声的回想着自己又是哪句话戳中了宇智波家死穴——是不是孩子那一句啊,对嘛佐助的愿望是光复宇智波一族,但是他现在变回了男孩子,自己也是男孩子......




“要不我们再呼唤一下你们家祖宗让他把你变回......”




“闭嘴!”




“抱歉抱歉,那要不然变我......”




“让你闭嘴!”




“什么啊!”漩涡鸣人觉得他对宇智波佐助的迁就也就到此为止了,都是男孩子,大不了打一架决定好咯,不让一个特技是嘴遁的忍者说话算怎么回事啊!




鸣人恶狠狠地扳过佐助的脑袋,一字一句的对着对方硬灌:“你听好了宇智波佐助,你暗恋我的事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所以你从今天开始不许逃了!你已经没有退路没有借口了!不管你变成女孩子变胖变丑头发变长变短变直变弯,我都不会输给你,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你——你永远永远都是我最深的羁绊!”




佐助的神情一点一点柔软了起来,在鸣人发表完一如既往的表白宣言后,他也一如既往的皱起眉头狠狠推开鸣人:




“那种事,我早就知道了啊,大白痴——”




鸣人听到熟悉的音调噗嗤一下笑起来,摆出小时候耍赖的表情:




“知道了就早说啊,还摆出一副不安的神情是吓不倒我的,笨蛋佐助——”




“我只是可惜阴遁和阳遁这么随便的就用掉了。”




“我已经够强啦,完全不用靠那种东西——佐助比我弱一点也不用不甘心嘛,关键时刻我会掩护你的。”




“是啊。”佐助轻笑了一声没有反驳回来,“你的仙人模式太作弊了,恐怕万花筒写轮眼的幻术也完全不起作用吧。”




“啊...”佐助突然谦虚起来倒是让鸣人不大好意思,“但是我又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持那种状态,要是松懈的时候佐助用了写轮眼——先说好以后小打小闹不能用万花筒的!”




“也是呢。”佐助好像一下子轻松起来一样往后面的床上一倒,没忘记挑衅一般一把抓住鸣人的领子狠狠一带,“不是不在乎男女吗,证明给因陀罗看一下啊。”




鸣人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冥冥中仿佛听到天堂的老爸老妈同时传来的应援声,顺便还有大舅子和止水大哥夫迷之哲学微笑。




“我我我...凭什么是我动手!”




“这你也要争?”佐助嫌弃的皱了皱眉头,“你不是师从自来也吗,这些你比我清楚。”




鸣人浑身一紧心想这要是做的不好岂不是给我师傅丢脸,全然忘了眼前的佐助也不是什么乖学生,大蛇丸生孩子的技能一点都没学来。




鸣人颤颤巍巍的去解佐助唰一拉唰一扯就能脱掉的衣服,心里暗骂大蛇丸设计这种衣服不怀好心,可惜最后还是方便了自己。




是佐助的身体,是很多人想得到是自己想守护的东西。




他低下头,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一样虔诚的吻着。佐助这时也伸出手来笨拙的脱掉他的衣服,一遍一遍的把脸颊贴在鸣人的发顶。鸣人越吻越熟练,一边伸手向下探去一边像野兽一样舔舐佐助的脖颈。




距离拉的越来越近,唇紧贴,皮肤紧贴,四肢交缠。




然后,合为一体。




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的时刻有点像很多年前千鸟和螺旋丸撞击在一起的那个瞬间。




传说神造人时把一个灵魂分成两半装进两具躯壳,当两人结合时灵魂才是完整的。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已经知道,鸣人佐助就是我的另一半。




——因此,不管多么的痛苦,我都要守护斩断这份羁绊。




鸣人在释放的那一刻,突然埋在佐助的脖颈里小声的啜泣了起来,佐助轻轻拍着他说傻瓜啊你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我哭吗。




鸣人慢慢地离开了佐助的身体,抹抹眼泪说总觉得,有种愿望实现了的幸福感。




“那么,现在该实现我的愿望了。”




佐助弯起嘴角的同时眼底浮现起六芒星的纹路。




“鸣人,忘记我,忘记宇智波佐助。”




 




 




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不接受的东西,无论有多少人声援,就是不能接受。不能改变的东西,无论害死过多少人,就是不能改变。




这是我这些时间的游历调查,所领悟到的东西。




比如性别与相爱这件事。比如阿修罗的宿命这件事。




辉夜姬被封印了,可事情还没有解决。




这个世界,还有歧视,还有战争,还有对力量的恐惧。




还有人注定要杀死灵魂相契合的人。




那个人就是你,鸣人。




我已经明白单凭一个人的力量什么事情都没办法解决了,这是哥哥和你教会我的事情。但是也有一些人,让你愿意倾尽全力,愿意用世界换他一点点的幸福,这件事,也是哥哥和你教给我的。




鸣人,你的心意,我已经完全的接收到了,谢谢你愿意为爱我这件事背负世人的流言和不解。




而我,不会输给你。




就让我帮你从这痛苦的宿命中解脱。




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哦,还有一件事能做到。




如果有下辈子,我会生对性别的。




 




FIN





评论

热度(219)

  1. 宁心静一lady-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