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14

lady-x:

我食言了,躺下让你们打




以及不会写肉啊QAQ




————————————————————————————————




14




漩涡鸣人十分的纠结,现在他发自内心认识到因陀罗每一次都转生成一个男孩子是多么重要的事。




因为,对着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还手啊啊啊啊啊!




虽然这个女孩子但从某个部位来讲并不像个女孩子。




鼻青脸肿的鸣人郁闷得很,不知道被女孩子打败,被宇智波佐助打败,认错了宇智波佐助的性别这三件事传出去哪一件更让他觉得无地自容。




一路上宇智波小姐都冷着脸,戴着个黑色的兜帽打定主意不看鸣人一眼。




什么啊,小气鬼。鸣人撇撇嘴,自己的胸不争气难道还要怪我眼力不好吗,再说看胸的大小就能决定和谁结婚的时代早就过去一个世界观那么远了。




他们决定在火之国边界的一个小村庄暂住一晚。到达旅店的时候天色还早,老板娘认出了漩涡鸣人,一口一个英雄喊的鸣人有点飘飘然。




“我们要一间。”佐助啪的把钱拍在了桌子上,直直的瞪着老板娘,鸣人生怕下一秒佐助就用眼神把老板娘给点了——毕竟用眼神杀死你这件事在宇智波家太常见了——急急忙忙的拖着佐助上了楼。




然后就后悔了。




因为,实在是太尴尬了啊啊啊啊啊。鸣人的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佐助那一大段内心独白,觉得以前以为佐助是宇智波家傻白甜的自己才是最蠢的那个。这位高冷的少年,表面一脸我神圣不可侵犯,可他,可他他他...他暗恋自己啊!




所以之前一脸嘲讽的叫自己吊车尾胆小鬼的时候其实心里在默默吟诵啊鸣人我的真命天子?之前一脸凶相的说第一个杀的就是你的时候心里在暗暗地期待着自己的告白?




哦不我的六道仙人啊这画面太可怕了,ooc的程度直逼电影里那个想谈恋爱想疯了的板寸头自己啊。




鸣人悄悄回头看佐助,佐助好像正在收拾衣服,鸣人把目光放向窗外女孩子爆满的书店,假装开玩笑的问:“佐助,那啥,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关你什么事。”佐助头也不抬。




很好,根据鸣人多年来跟宇智波家人斗智斗勇的经验来看,人家不想跟你说话的时候最好别一个劲的跟人家搭话,不然一句话不到位就是个死啊。好不容易能读读空气的鸣人站起来表示要出去转转,顺便把晚饭带回来。




无论如何要尽量避免和宇智波小姐共处一室。啊,你问为什么?他漩涡鸣人好歹是个十八岁的正直青年,而且托因陀罗幻术的福,目前还是个直男——目前宇智波小姐她还是个如假包换的女孩子——虽然他个被佐井讥讽过某个部位,而宇智波小姐也被他嘲笑过某个部位,但这并不妨碍阴遁和阳遁的吸引力让他们两个金风玉露一相逢,从此村长不早朝。




以前能纯洁的共处一室是因为他以为佐助要走。这就好比你端着一碗别人的拉面,这碗拉面越美味你就越伤感,但突然有人告诉你,这碗拉面是你的了,那你就来不及伤感了,剩下的就只有吃和不吃的纠结了。




 




伤感的准七代目火影大人溜溜达达到书店前面,被吵吵嚷嚷的女孩子们吓了一跳,好像是在抢什么书。秉着维护忍界和平的原则他也跟着好奇的往里挤,被一个正挤出来的姑娘正好撞了个满怀。




“你们在抢什么啊。”鸣人有点害怕的问,他上次见这样庞大的气势还是四战的时候忍者联军大吼一声一起使劲往宇智波斑的方向冲,然而什么东西能让一群姑娘这么有勇气和决心?一个裸体被捆绑着的宇智波斑?




“是书啦。”姑娘大大方方的展示给他看,封面上是两个小孩子和两个大人,而且有一点眼熟啊,“是之前鸣佐圈的大大新出的本子。”




“哦...他很受欢迎嘛。”鸣人觉得自己冥冥中又为木叶的经济发展找到了一条出路。




“大大是很火没错啦,但这本会被抢是因为太特殊啦。”




“怎么特殊?”




“你看过电影了吧?就是那部高投资低智商的偶像剧,儿童的爱情剧,大人的幼教片。这本是延续了电影的设定哦,就是希望鸣人大人和佐助小姐各自嫁娶老死不相往来的编剧的恶毒设定。但是大大让佐助小姐性转娶了樱小姐呢——大概是回应樱佐百合的高人气吧,只可惜逆了。这里面主要是讲子世代的故事哦。”




“啊,那他叛变了啊。”鸣人突然莫名的伤心了起来。




“大家开始也这么以为啦,但后来听人讲了情节以后才知道大大就是大大,黑起来都这么高端。你看哦,里面大大直接舍弃鸣人和佐助,从和小时候的他们相似的子世代开始画,而且中间暗示婚后生活各种不幸啊,老公结婚了不回家,樱小姐那么高大威猛的形象活脱脱的被磨成了一个家庭主妇,雏田小姐就像是被报复电影出场太多一样连脸都没露,这在暗示我们什么,你没有感觉吗?”




“呃...什么感觉?”鸣人被对方的气势感染的直接倒退两步。




“大大想说的是——你不是硬要他们结婚吗?好,那我来告诉你们结了婚多不幸!而且如果他们违背了本心和别人恋爱结婚的话那么鸣人和佐助在故事里面其实已经死了,因为坚持的精神死掉了,你们以为我没什么好画的了吗?那好,那我就换人!让子世代作为他们的延续重新开始!”




“小孩子啊...”鸣人若有所思的念叨了一遍。




小姑娘说要急着回家跟闺蜜交流心得,蹭的就窜了,留鸣人一个人慢慢的逛了便利店,买了两人份的晚餐才慢悠悠的转回去。




 




他把饭团递给了佐助,自己烧了热水准备泡杯面。




然而好像就是为了化解鸣人和佐助单处一屋的尴尬一样,这杯泡面没有调料包。




鸣人只好又出去买了一杯新的,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满满的塞得全是调料包。




“这是什么奇怪的诅咒啊?!”鸣人气愤的往面里加了热水,转回头放水壶的时候发现佐助偷偷地笑他。




不管怎么样,看来是不生气了。




鸣人大着胆子问佐助:“说到诅咒,你知道诅咒怎么解开了吗?”




佐助嚼着饭团模糊不清的回答:“不知道。”




“佐助。”




“什么事。”




“如果你要生孩子不要给别人生一定要给我生。”




“你有病吧。”佐助回过头来白了他一眼。




“我有决心,还有大家的支持。”




佐助冷笑了一声:“鬼才信。”




“不信么。”鸣人突然的站起来,一把把正吃着饭团猝不及防的佐助压倒在了床上,“要现在证明给你看吗?”

评论

热度(236)

  1. 宁心静一lady-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