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09

lady-x:

真的是最后一更了




我们小年再见…




您的好友因陀罗已上…呃…已点起火把




——————————————————————




09




    又在做梦。梦里还是那个画着基佬妆的男人,他看着鸣人,然后笑了,他说阿修罗,赌注到期了。




    嗯嗯阿修罗,他记得这个名字,难道他也像柱间大叔一样逢赌必输赌不起就跑?那确实挺缺德的,不怪对面这位大哥满脸写着老天欠我一亿元。




    跑什么啊,大不了以身相许呗。




    他睁开眼睛看见陌生的天花板心里一阵失落,他还盼着一睁开眼就是卡卡西老师那张只有眼睛在笑的脸,说哎呀哎呀鸣人你睡了好久,走吧我们今天的任务是拔草。




    但是出现的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孩子,鸣人吓得一个激灵心想这剧本不大对这孩子可别一张口管自己叫爹啊叫爷爷也不行。




    但那孩子挺给面子的,看了惊恐的他一眼就别过头去:“佐助这人还活着。”




    看见不急不慢走出来的佐助鸣人面色如佐井,小心翼翼的问:“这孩子,和你什么关系?”




    “她是我妈…你看像么?”




    鸣人心想熊孩子真欠抽,要不是我身上有伤,一定起来放九喇嘛咬死你丫的。




    “你怎么回事,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能从山上摔下来。”佐助抱着手审问他。




    “我…哈哈听别人说平地摔比较萌我就心血来潮但是忘了这不是平地啊哈哈…”




    “少来。”




    你怎么就不信呢,想当年我第一次去蛇窝见你的时候不也差一点就平地摔了吗,害我被卡卡西老师笑了好久。鸣人委委屈屈的继续找理由。




    “其实是因为…九喇嘛怕我离开朋友太伤心所以给我讲了个故事我被吓着了。”




    “什么故事。”




    完蛋了我就这么随口一说啊我不会编故事啊编故事不是你们家的技能吗,一本罗密欧与朱丽叶可以硬生生被扩写成一千零一夜啊!对了!鸣人突然灵机一动。




    “九喇嘛说…其实初代大叔和二代大叔都暗恋宇智波斑但是斑的弟弟对二代大叔暗生情愫希望他幸福所以反对初代大叔和斑二代大叔为了不伤害初代大叔杀了斑的弟弟后来初代大叔又背叛了斑于是二代大叔偷偷藏起了斑的尸体然后…”




    “好了,确实挺吓人。”佐助一脸大脑已烧的表情,“起来吃饭。”




    旁边的小鬼一点不避讳,直接问佐助这看起来脑子有病的人是谁啊。




    这鸣人就忍不了了,他清了清嗓子,摆出村支书的架势:“听好了小鬼,我就是传说中的漩涡鸣人。”




    小鬼一脸困惑:“谁啊?”




    不行这气氛有点尴尬,鸣人又做了垂死的挣扎:“就是四战的英雄,木叶村的准七代火影啊!”




    小鬼一脸鄙夷的转头看向佐助:“英雄就这怂样,当妇联主任还差不多,你们忍界还能不能好了。”




    佐助嚼着饭团漫不经心的回答四战就是场家庭纠纷,妇联主任拯救世界不是很正常么。




    鸣人想还没嫁过来呢就没自己插话的份了,到底亲疏还是有别的,于是闷闷的往嘴里塞饭团。




    晚上的时候小鬼来给鸣人换药,拆开纱布有点惊讶,原来磕破的皮肤现在完全恢复了,就像没受过伤一样。




    鸣人瘪瘪嘴,说我是英雄你还不信。




    小鬼自己介绍说他叫贵奈,他们家是行医世家,鼬以前常来拿药,佐助拿着鼬的遗物找到了这里。




    “你骗了佐助对吧。”小鬼剪纱布的时候冷不丁的问。




    “你怎么知道的。”不想欺骗小孩子的鸣人耷拉下了脑袋。




    “救了你的村民跟我说他看见你先晕倒再掉下去的。”




    原来不是佐助回心转意回来找我啊,鸣人的脑袋又耷拉的低了一点。




    反正在全忍界面前直播求偶历程的这种事他都干过,于是漩涡鸣人大英雄本着继承忍者之神衣钵的精神声情并茂的给这个小鬼讲述他的心酸历程。




    听完这个曲折动人的故事后贵奈长叹一口气说你也要看开一点,缘分这种事不能强求。




    鸣人对这反应不大乐意,问你就这反应啊。




    贵奈问那我应该什么反应啊。




    “嗯…那你们为什么还不去结婚…这样的。”




    贵奈很不屑:“你就算再怎么喜欢她,她不喜欢你,硬逼你们俩结婚有意思么。”




    鸣人拉着贵奈的手说你看你小小年纪就能参透的问题长老团怎么就是死活不明白呢。




    但被这么说多少是有点不甘心的,鸣人又为自己反抗了一下:“但是佐助有一天晚上偷偷亲了我呢,所以他还是有一点喜欢我的吧。”




    贵奈又故作高深的摇了摇头:“喜欢一点和很喜欢是两码事——我知道佐助喜欢的那个人,佐助可是很喜欢啊。”




    鸣人想这孩子也有嘴遁的天赋,不能收他为徒真是可惜。两个人神秘兮兮的凑在一块,鸣人秉着自虐就自虐吧反正我也决定要回去结婚了的心情问怎么个喜欢法。




    贵奈说他第一次见到佐助的时候,鼬刚去世,佐助那双眼睛也是状况最糟糕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灼烧一般疼起来,偶尔还会伴有失明的症状——总之一切事情都坏到极点,佐助有时甚至会因为疼痛变得狂躁——这些是他那时尚在人世的哥哥零志告诉他的。他偶尔问起佐助的故乡,佐助就会露出一副憎恶的神情。




    但在这么糟糕的境况下,佐助偶尔也会笑——提到那个人的时候他就会笑。贵奈起初不知道为什么这位一看就开了亲哥挂的忍者会出手帮自己解决路人甲乙丙丁,后来他也是偶然间知道的。




    佐助有一次跟他说,你和他有点像呢,然后摇摇头有点无奈的笑起来。




    后来贵奈就开始注意佐助的笑,答案是无一例外,都和那个人有关。




    “有一次佐助来看我,是和白头发鲨鱼牙的怪哥哥一起来的。鲨鱼牙的怪哥哥告诉我他第一次看见佐助笑也是因为那个人——佐助在桥上看见那个人,就笑了。”




    鸣人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落呵呵笑了两声,心里却在诅咒那个人一辈子吃杯面只有调料包。




    还桥上?还医生?你好意思把白蛇传的梗都占了吗?老祖宗们占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就够不要脸了,再这样下去以后所有爱情经典都可以合成一本了,就叫宇智波童话——小孩敢早恋就念给他们听。




    “那人叫啥啊?”




    “不告诉你。”




    鸣人也挺释然,知不知道名字也无所谓了。不管自己再怎么怨念,佐助这么喜欢人家的事也是个事实,他总不能像小叔叔…像带土一样为了失恋就去报复世界。




    对不起带土,当年不该这么嘴遁你的,现在我有点理解你的心情了——这个世界,真的是恶意满满啊。




    第二天鸣人就被佐助下了逐客令——伤好了就走吧。




    离别这东西一回生两回熟,特别在确定了自己没有希望之后。




    佐助没送他的意思,倒是贵奈对鸣人有莫名的好感,怕他再摔下去自告奋勇的去送他。




    山路挺长,鸣人走的也挺慢。贵奈受不了前一秒还是少年漫下一秒就变苦情剧如此犀利的风格突转,继续给鸣人补刀。




    “你最后也没向佐助告白啊。”




    “他知道。”我都当着全忍界的面放小电视了好吗,这都看不出来我对他有意思——除非他的神经比洛克李的眉毛还粗。




    “别伤心,这辈子不行还有下辈子。”




    “三辈子了谢谢。”




    “你…真可怜啊。”




    “我该说谢谢吗。”




    上船的时候鸣人揉了揉贵奈的脑袋:“拜啦小鬼,要长成我这样的英雄哦。”




     “你…真的很喜欢佐助呢。”




     鸣人耸耸肩说不提啦,过去啦,我也要回去结婚啦。




    “那我就破例告诉你好啦——佐助喜欢的人的名字。”这个时候船已经驶出渡口了。




    鸣人转过头来,不自觉的还是想听。




    小鬼屏气凝神,深吸了一口气,给鸣人一种他下一秒就会吹出豪火球的感觉。




    “白痴吊车尾——!”




    鸣人差点没从船头一脑袋钻水里,心想这孩子怎么这么熊,大概也只有小时候的自己可以与之一战。




    “混蛋小鬼佐助连这个都教你——”




    “不是啦——!”船与渡口的距离越来越远,贵奈扯着嗓子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




    “佐助喜欢的那个人——他的名字叫白痴吊车尾——!”




    哎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算了一定是我幻听。




    才不要这样骗自己呢!!!




    顾不上后面船夫的小伙子失恋了也不要轻生的劝阻,也顾不上凝练查克拉,把卡卡西老师教的忍术全都抛在了脑后,鸣人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就开始呼哧呼哧的往对面游。




    贵奈一看吓得不轻,想完蛋了他这是要来报夺妻之恨啊快给吊车尾先生点个蜡。




    没想到这位湿漉漉的火影一上来就老乡见老乡一样拉住自己的手亲切的介绍自己:“我是白痴吊车尾!”




    “哦…啊?”




    “所以说,佐助喜欢的是我啊!”




    “呃…那你们,为什么不去结婚?”




    “我也想问啊,他为啥要嫁进你们村啊,他要嫁给谁啊?”




    “谁跟你说佐助要嫁进我们村了?她是要去山里旅游顺便来我家借宿好吧。”




    “那他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你问我?呃…大概嫌你聘礼不够?你求婚的时候送的啥戒指?”




    鸣人如梦初醒般一拍脑袋:“呀!我忘求婚了!”




    “……”




    鸣人这时候也顾不上过呼吸了,以宇智波斑冲向千手柱间的速度扭头就往山上跑。




    “你干啥去?”贵奈还没大反应过来。




    “带佐助回木叶结婚。”




    “你去哪儿找啊?”




    鸣人刚想说翻遍整个山也要找出来,本来以为早就被六道仙人没收的阴遁雷达就叮叮叮响起来。




    亲爹啊!鸣人顿时特感动。




    九喇嘛在里面大声反对,刚说了个别去的别就被一把掐断了信号。




    亲爹啊!鸣人更感动了,知道姑嫂不和会引发忍界大战于是就掐了九喇嘛的信号好让我们单独相处——多么用心良苦啊!我不会辜负您的助攻的!




    “你啊,从小就总是迟到呢。”许久不笑的男人笑得两只万花筒写轮眼都眯了起来。

评论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