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08

lady-x:

趁着放假赶紧更,下一次更新得等寒假了…

没时间回复姑娘们原谅我orz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回的!

这章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画风不一样,请做好准备

——————————————————————

08

    鸣人回家翻箱倒柜的收拾东西,一边收拾还要一边忙着跟九喇嘛吵架。

    要么你就别跟他去要么你就别跟他走!这大概是鸣人攻略了九喇嘛以后第一次惹九喇嘛这么生气——虽然鸣人也搞不懂他到底在气啥。只觉得果然不止宇智波家的人,连宇智波家的宠物都这么怒点诡异。

    “你到底在气啥啊?”鸣人背上包有点不耐烦的问,“你什么都不告诉我还不允许我自己探索这是不是有点不讲理啊。”

    “你又要杀了他吗。”九喇嘛气哼哼的撂了一句,就转过头去留给鸣人九条没精打采耷拉着的尾巴。

    我杀他?我怎么能杀他呢,谁动他我跟谁急啊,我自杀也不能杀他啊!鸣人也气,不再理九喇嘛,习惯性的走到门口又倒回来两步想跟照片里的佐助说我走了我去把你带回来但突然想起佐助这次会和自己一起又尴尬的走开了。

   

    要不是佐助主动转头看他,他还真没认出来那个被黑色斗篷罩住的人是佐助。

    佐助看见他没说话,点了点头,自顾自的往前走。

    鸣人没办法也只能闷着头跟。

    两个人一路沉默着,直到黄昏,佐助带着他停在沿海的一座小城。

    “今天太晚了,没有船,在这里歇一晚明天坐船到对岸。”佐助对他简单的描述了两句,然后问旅店的老板娘还有没有房间。

    老板娘看鸣人看得有点呆,没理佐助,结结巴巴的问鸣人你就是忍界英雄漩涡君吗?

    鸣人想说不是不是我是失恋少年漩涡君,看见佐助已经开始皱眉,立马向老板娘示意这还有个人被你忽略了,心里有点小小的暗喜,想着宇智波佐助你也有今天。

    “还有没有房间?”佐助又问了一遍,但明显是咬牙切齿的。

    “有。”老板娘冲着鸣人眨了眨眼,“要两间是吧,没问题。”

    没问题什么啊?你们这家店一点都不正规好吧,一般的情节不应该是哎呀不好意思我们就一间双人间了你们两个凑合一下吧吗?差评!

    “不,要一间双人间。”佐助说。

    “啥?!”这是鸣人和老板娘。

    “你有意见?”这是一脸我已经忍着不用千鸟很久了表情的佐助。

    “没有没有…”这是又惊又喜的鸣人。

    事实证明宇智波佐助说自己不在乎性别是真的不在乎,两个人铺好被子要各自睡觉的时候鸣人大大咧咧的一脱外套,佐助也不落人后的唰一抽腰带唰一拉拉链对于男女授受不亲这种封建思想进行了行动上的抨击。

    鸣人觉得按照少女漫画的标配这时候自己应该脸红着别过头去,可他不想,他就想这么看着。

    看一眼是一眼,管他是男是女是穿了还是没穿,他是佐助啊,是他追了那么多年最后又要亲自送走的佐助啊。

    佐助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关了灯。

    鸣人觉得鼻子酸的厉害想说话不敢说,但又怕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说。

    “你为什么还要跟来。”纠结的都快把肚子里的九尾尾巴打成中国结的鸣人听见佐助突然这么问。

    鸣人向来是有话直说,于是老老实实回答:“因为鼬大哥把你拜托给了我,所以我得看着你…看着你有自己的归宿…这样鼬大哥就安心了”

    这样我也…我也就灰心了。

    佐助没回话,鸣人想他大概是睡着了。








    鸣人做了个噩梦,梦里他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只看见自己握着一把苦无,先是佐助,一下子被他刺中了心脏,然后是宇智波斑,也是被刺穿了心脏,再然后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长相是标准的宇智波家蓝颜祸水脸,

眼底还有一抹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基佬的胭脂红。

    自己抱着他,然后那只苦无又是精准无比的从背后穿心而过。

    那个男人皱着颇具特色的眉,说,我恨你们。

    然后自己终于说话了,鸣人听见自己说,不,别恨他们,要恨就恨我一个吧。

    鸣人觉得不管自己是谁,背景有多硬,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也都是很作死的行为,简直可以打败我们是朋友和我们是兄弟登上惹毛宇智波的一千种方法之首。

    还没来得及出口好好教育“自己”一番,就又被九喇嘛一爪子抽醒了,这次鸣人不怪九喇嘛,虽然失去了一次练习嘴遁的机会,但这种一看目的就是要伤害未成年人身心的梦他是一点也不想做了。

    九喇嘛一开口就是大蛤蟆仙人的神棍调调:“看来你已经到觉醒的时机了,既然如此,我是不得不帮你了。”   

    鸣人听的心惊胆战,生怕下一句就是来吧漩涡鸣人,跟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忍者吧这样的台词。

    “现在我在听我的,我喊三二一睁眼你就睁眼,不管看到什么,你都不要动,明白了么?”

    鸣人向来怕鬼怪之说,生怕一睁眼就是一棵芦荟伏在他耳边低语还我妈妈命来。

    但问题来了,黑白绝不是一个妈生的啊,你说我要是真被他逼得用秽土转生,我是转生大筒木辉夜呢还是转生宇智波斑呢。

    九喇嘛及时的一声睁眼完全打消了他的顾虑。

    哎呀,只要转生一个贤良淑德温文尔雅的我岳母就行了。

    因为面前的是一张放大了的宇智波佐助的脸。

    漩涡鸣人一下就回忆起了四战的时候九喇嘛被宇智波斑抽走的感觉——心脏咯噔一声就不跳了。

    九喇嘛在里面九尾并用的抽打他: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人家接个吻小鹿乱撞,你倒好,吻还没接成,小鹿一头撞死了——你着什么急啊,再怎么急等不着宇智波你也投不了胎!这次宇智波小鬼还遵规守矩的闭上眼,上次他可是睁着眼呢!

    已经失去反驳和思考的能力,他就这样瞪着眼,连眨都不舍得眨,看着佐助的脸一点一点接近,在离嘴唇还有一厘米的时候改变了方向。

    佐助你睁眼啊你跑偏了!鸣人这样在心底呐喊着,但现实中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佐助突然翻脸——反正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

    还好佐助没有。

    在感受到额头上温度的同时,鸣人闭上了眼睛。

    然后就再也没睡着。








    第二天佐助难得心虚的问鸣人昨晚没睡好吗。

    鸣人很心虚的答,没啊,我睡的很好。

    “那你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

    “呃…仙人模式烟熏妆纪念版。”

    “…我信吗?”

    “那就…和我爱罗的情侣眼妆…好吧你不信。”

    “…”

    “信啦?别啊!”

   

    佐助轻车熟路的拐到渡口,叫了辆船,鸣人问去哪儿啊去哪儿啊佐助也不理他。船夫看鸣人太可怜,于是就回答他说是狼哭山。

    “忍者终结的地方。”佐助说。

    “这不正好遂了那个人的夙愿吗。”九喇嘛说。

    鸣人觉得自己的处境真蛋疼,就好像有大家都知道一个惊天大秘密,就自己不知道。而其他人还想方设法的向自己表示我们都不知道就你不知道喔但我们就不告诉你喔。

    船夫补充说这里依山傍海,山上生长着各种草药,是最先废除忍者制度的国家,家家户户以制药为生,小而静,与世无争。

    鸣人跟在佐助后面,和他一起上山。

    鸣人突然觉得要是佐助决定在这里安家也很好,在每一个日光晴好的早晨一步一步穿过八十八座朱红的鸟居,和一个将成为他丈夫的温厚医者一起去山里采草药,也许多年后还会有孩子,由他一样样的指给孩子看:这是连翘,这是芍药,这是丹参…

    没有宇智波一族,没有木叶,连忍者都没有。

    在走到第六十八座鸟居的时候鸣人停住了。

    “马上就到了是吗?”

    “什么?”

    “佐助决定托付一生的人,就在山顶的村落里吧。”

    “……”

    “你走吧。”鸣人仰着头看着站在离自己几级台阶远的佐助,“我就送你到这了。”

    佐助以一种难以言表的复杂表情看着鸣人,良久,他回答:“好,你保重。”

    “嗯!”

    鸣人毫不犹豫的转头向下走,佐助也毫不犹豫的继续向山顶进发。

    终结谷的相对而立。

    狼哭山的向背而行。

    不是个挺好的收场么,还满足了作者大大的对称癖。鸣人笑了笑。

    你看宇智波佐助多好运气,喜欢上男孩子就自然有人把他变成女孩子,从此幸福美满皆大欢喜,说是诅咒,是真的诅咒还是佐助费尽心机研制的幻术也说不准。

    佐助是怎么遇到那个人的呢。是爱他哪一点呢。是怎样变成女孩子的呢。变成女孩子后佐助是怎样的开心呢。昨天是怎样带着同情和歉疚的吻了自己的额头呢。

    鸣人的确和佐助共同挨过了彼此最悲惨寂寞的时光,可后来最快乐美好的年华又实实在在的和对方毫无关联了。

    我不想让佐助幸福吗?鸣人问自己。

    你不想。你不想让别人给佐助幸福。

    佐助吻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而且随着终点的临近这种心情变得愈发明晰。

    快逃。

    快离开佐助。

    不快一点的话…不这样做的话。

    你会毁了佐助的幸福的。

    大家都说你是木叶伟大的英雄。

    你才不是,你是想独占佐助的自私鬼。

    鸣人紧紧捂住自己的心口,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稀薄的空气。

    喘不过气来。

    我要死了。

    鸣人眼前一黑,栽倒在山路上。

   





评论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