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07

lady-x:

被期末考虐成狗…




14年年末来一发更新,明年也要继续爱鸣佐




对不起读者姑娘们因为时间关系没办法挨着回复了π_π原谅我




以及虽然今后更新的会非常慢但我一定不会坑的!




——————————————————————




07




    香磷说走吧带你去找佐助的时候兜还有点惊讶,说香磷你什么时候觉悟这么高了。




    香磷哼了一声,表示这小子傻得可以,让他一次,要是这次还拿不下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鸣人一句话把自己说的很郁闷,跟在香磷后面像个蔫了的番茄。




    “到了。”香磷啪一站定,“我先跟你说好啊,水月可是在里面,你别一激动又像只撒了欢的九尾一样乱来。”




    鸣人一听到水月的名字就一个激灵,香磷一脸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的表情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鸣人伸手要推门,又缩了回来。




    进去说什么?




    啊哈哈佐助你看今天的报纸了没没看啊我给你讲讲就是吧他们都说我对你怎样怎样但其实那是九喇嘛对你怎样怎样。




    妥妥的会被打出来吧。




    鸣人回想起鹿丸交给他的审时度势,往门边意气风发的一蹲,光明正大的偷听里面的对话。




    “慢点,疼。”佐助的声音。




    “你别乱动,越动越疼。”水月的声音。




    “嘶…跟你说疼了。”




    “我这是第一次,能完成就不错了,您就将就将就吧。”




    “算了停吧。”




    “不是我不想,唉别乱动拔不出来了!”




    “…唔。”听的出是佐助咬紧牙关的声音。




    “别别别要断了!”




    就决定是你了九喇嘛!去咬死那只河童你就还是我的好队友!鸣人站起来一脚踹开门撸起袖子就往佐助以及躲在他后面的水月处进军。




    “你你你你这只死河童给我离佐助远一点!”




    “啊啊啊啊啊你别过来佐助救命!”




    佐助那件设计出来就是为了好脱的白色上衣在水月的拉扯下一个劲的往下滑,虽然说佐助不怕村支书的促膝长谈,但身后躲着个男人,自己拼命拉着快要掉下去的衣服这种会面方式还是挺尴尬的。




    “你给我离开佐助三十米之外!”




    “你保证不放九尾咬我我就走!”




    “你再不走我就放九喇嘛咬死你!”




    佐助实在是忍不了这种幼儿园小朋友的吵架方式,从旁边顺手抄起草薙剑对着水月和鸣人就一人一下。




    同时响起两声惨叫。




    但鸣人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应变能力就是高,趁水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把佐助以母鸡护食的姿势护在了身后。水月捂着被敲痛的头,一看鸣人的架势,立刻转变了阵营,丢下一句你们慢慢聊就冲出了房间。




    鸣人得意洋洋的摆出胜利的手势,听见佐助在身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怎么来了。”佐助这次先开了口。




    “我…”鸣人手舞足蹈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倒是灵机一动反客为主,“你们刚才在干嘛?”




    佐助面无表情的拿起一把梳子,指了指自己任性的发尾。




    “噗…”鸣人幸灾乐祸了一把,从脸越来越黑的佐助手里抢过梳子,“坐下,我给你梳。”




    宇智波小姐很不客气的哦了一声,乖乖的坐在凳子上享受着忍界英雄的免费服务。




    “昨天晚上…”




    “看好你的宠物。”




    “额…对不起啦。但是佐助,你的诅咒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啊,九喇嘛好像知道,但他不说。”




    “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啊他们一个两个天天逼我娶你,我都快疯了。”




    佐助没说话,鸣人心想不好,嘴一快就是容易说错话,急急忙忙的想补救:“啊当然我不是那个意…”




    “我会走的。”




    “哈?”




    “今天,收拾一下我就走。”




    “去哪里?”




    “继续旅行。”




    “说什么傻话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试过了,写轮眼还能照常用,查克拉也没有变化,诅咒解不解开,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宇智波家的神逻辑看来是不会为性别的改变而改变的。一般人发现自己性别不对之后都手捧心口满脸惊恐的想怎么办,宇智波家人发现自己性别不对都先用用写轮眼放放豪火球一看没啥大事比不上报复社会重要整整衣服走人。




    我以后可不和宇智波家的人生孩子,他们家基因太吓人。鸣人撇撇嘴,完全忘了世上也就剩下他面前唯一一个宇智波了。




    “去干嘛呢?和谁去呢?怎么去呢?”知道佐助没有全回答的耐心,鸣人就问了一串,心想回答一个赚一个。




    “去找人。自己。怎么快怎么去。”佐助迅速抛出一串答案,“不回来了。”




    鸣人有点后悔小时候算数课自己除了睡觉翘课就是偷看佐助,掰着手指头数了好几遍还是不大信佐助居然一个不落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好像还多了一个。




    “佐助你说啥?”




    佐助在镜子里盯着一脸仿佛撞见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偷情的表情很耐心的又说了一遍。




    “不回来了。”




    鸣人觉得现在他手里应该有个茶杯啪的掉在地上摔碎来渲染一下紧张的气氛。




    但此刻的气氛太诡异,他张了张嘴试了好几次也没结出口遁的印。




    “要…找谁?”




    “不得不见的人。”




    “然后…就…”




    “就不回来了。”




    “会和那个人…一直…”




    “这样说也没错。”




    “是男生还是…”




    “男。”




    “因为佐助现在是女孩子了,所以要去…”




    “嗯。”




    鸣人大脑里好像有两个老祖宗在大战八百回合,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往外蹦,他想起十六岁,小樱从蛇窝回木叶的时候哭得昏天黑地,歇斯底里的冲他喊你看他那身打扮吧,他肯定是基佬了。他想起十七岁,鼬大哥语重心长的就差拉着佐助的手交到自己手里说佐助就拜托给你了。他想起满十八岁那一天,他们俩并排躺着,老祖宗的情侣手办被他们拆了个彻底,佐助说我输了。




    鸣人想说佐助是不是基佬他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你看还是对他最好,鸣人想说别拜托我我只是逞英雄我没办法像鼬大哥你那么无私,鸣人想说不我输了佐助是你逼我认输的你逼我承认我就是这么在乎你我没办法再留你了。




    等他脑子里的两个老祖宗中的一个终于捅死了另一个,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握着佐助的手腕很久了,佐助不说话坦坦荡荡让他看,大有一副反正最后一眼了你就看的用力点吧的架势。




    “我陪你。”鸣人挤出一句话,“我送你最后一程。”




    佐助出于本能想反驳,看见鸣人的表情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他用力把手腕抽回来,在鸣人脸上胡乱抹了一把。




    “别像个小姑娘一样哭哭啼啼,烦死了。我等你一天,回木叶收拾你的东西,我们明天就动身。”

评论

热度(338)

  1. 宁心静一lady-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