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06

lady-x:

紧赶慢赶也没赶上说好的时间
对不起我谢罪orz
万恶的学校不给放假下次更可能是元旦了QAQ

————————————————————

06
漩涡鸣人记得那天他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是一双写轮眼,是一双六芒星万花筒别问我名为什么这么复杂因为原作就这么苏写轮眼。
是佐助的眼睛,他迷迷糊糊这么想着,还没来得及沉浸在自己营造出的伤感与迷惘的氛围里,下一秒就被九喇嘛一爪子抽翻。
疼疼疼…我知道好久不见你很想念但你也不用这么热情啊。鸣人捂着脸想自己怎么事事不顺。
“你怎么这么怂啊。”
一上来就这样说啊!鸣人噌的坐起来:“我哪怂了?你说我哪怂了?”
鸣人心里还是窝着一股火,心想我怂?在面对佐助的时候没有比我再狂炫酷霸拽的了好吗!你看他们家那一群有病的亲戚吧,精神分裂的小叔叔要报社了我帮着劝,姑嫂不和的老祖宗要报社我帮着打,还有那个大舅哥,他把止水大哥夫留给他的乌鸦塞我嘴里我不也二话没说就咽下去了吗!
“这就像你要做稻荷寿司,饭是你蒸的,皮是你做的,寿司是你捏的,到要吃的时候,啪的把盘子往别人面前,大义凛然的说你吃——你怎么那么大爱无私呢。”
“…你这一套从哪学的,太溜了。”
“哦,扉间骂柱间的时候斑偷听到的。”
鸣人突然就明白了九喇嘛身上从很久之前就萦绕着的傲娇气场是跟谁学的了,合着还是宇智波啊!佐助你看我连你家宠物都搞定了我容易么我!
“说起来,佐助呢?”
“跟你大表姐他们跑了。也不是我说你,佐助都被变成这样了你还没吃到嘴里对得起给你助攻的人么?”
“什么吃不吃的啊佐助又不是拉面!”
九喇嘛摆出他那惯用的你好蠢懒得和你说话的表情慢慢趴下:“好不容易等到你情绪这么失控能出来帮你这不开窍的小子一把,可惜他哥给他的眼睛太强了,看着就晕。你说你早让我出来他不早就在你碗里了吗,现在也不迟,我帮你削弱了他的抵抗能力,硬上八成能成。”
…真想知道你以前经历了什么。应该不可能是出厂设定吧,六道老爷爷虽然爱关键时候掉链子,但也不至于把宠物设定成这种性格吧,这可是以后要留给亲儿子的啊!
唉?不觉得这对话过于正常了吗?
“九喇嘛你知道佐助不是女孩子!”鸣人仿佛老乡遇老乡一般两眼泪汪汪。
“哼…”
“那你也知道诅咒是谁下的喽?”鸣人想天啊在新手村晃了这么久终于见着主线剧情了,要是再晚点我差点连婚都结了光荣从男一号变成NPC了。
九喇嘛闭目养神,脸上写满了我就不告诉你。
“拜托告诉我啦!情况真的很紧急的说!”
九喇嘛不情愿的睁开一只眼睛盯着他,好像要从他身上看出点别的什么。
“佐助是女孩子不好吗?”九喇嘛这么问。
…不好吗?鸣人也这么问自己。是女孩子的话就要和别人结婚会和别人有一个家庭会有自己的亲人——挺好的。
但是那样的话就一定会和自己疏远了吧。不会再一起修行一起比试更不会一起上战场。退一万步讲,就算宇智波小姐真的还要上战场,站在她旁边的人也不会是自己了。
说到底你还是总想着自己啊漩涡鸣人!鸣人猛敲了自己一下。你可是少年漫画的男主角啊这么心胸狭隘斤斤计较可不行!
但我也只是在佐助的事情上心胸狭隘了一点而已啊。他又为自己这么辩护。
九喇嘛大概实在是看不下去鸣人一脸像是让他在先讨好佐助还是先讨好佐助他哥这两件事里选一个的纠结表情,又一爪子把他从自己的窝边抽了回去。
“诅咒不是冲宇智波佐助来的,是冲你来的。”鸣人被抽的一阵头晕目眩,没来得及问是什么意思就睁开了眼睛。
边上一群人脸色铁青的看着他,春野医生作为一个医生最先判断出情况,秉着她能动手不动口因为动口就会被黑的原则一把揪起了鸣人的领子。
“你——混不混蛋啊!”
“等等等…小樱好痛啊,大家都怎么了?”
最懒得动口的鹿丸递上来一打报纸,示意他自己看。
七代火影政治婚姻遭揭露,漩涡鸣人怒爆九尾为红颜!
街头真情难抑准火影大尺度示爱宇智波,路人称那画面太闪我们不敢看。
政治还是感情?从科学的角度浅谈昨日九尾事件。
下面还附有照片。
有九尾查克拉猛抽须佐的。有他抱着佐助不撒手的。有他直接把佐助按倒在地上的。有他…直接舔佐助的?!
九喇嘛怪不得斑老祖宗直接管你叫畜生你能不能干点人事啊!直接舔人家你还真把佐助当吃的了!我本来以为你能当回神助攻没想到你整个一猪队友啊!
九喇嘛里面大声抗议,你行你上啊!我只不过帮你把你想干的事直接干了而已啊!
我才没想对佐助做这种事!
“说吧,你对佐助怎么想的。”春野医生单刀直入。
“我…佐助在哪儿?”
“跟大蛇丸他们回去了。”
鸣人一听就急了,翻身下床就要去找佐助。回去了?怎么就这么回去了呢,急着结婚吗!
对啊!鸣人这才想起来那个该死的鲨鱼牙河童跟自己说过什么,直接开仙人模式定了个位就往外窜。一屋子的木叶精英都傻了,心想这又是谁来毁灭世界了吗,把漩涡大英雄紧张成这样。
鹿丸眼疾口快隔着窗子冲已经绝尘而去的准火影大人喊:“这么着急干嘛去?!”
“我怕去的太晚佐助孩子都生了!”
留下这么一句话的漩涡鸣人就消失在了视野里。

站在大蛇丸家门口的鸣人心里非常的忐忑不安,想起来自己以前一直没给过大蛇丸什么好脸色看,可人家一个洗白就变成了佐助的好家长,让自己找谁哭去。
他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大舅哥佐助就交给你了的遗嘱,觉得胆壮了不少,一副上门抢亲的霸道村支书架势一脚踹开了门。
那啥,我是木叶村的下任村支书,佐助我承包了,你们愿意不愿意的都得把佐助给我交出来!——不愿意?信不信我把大舅哥亲手喂给我的乌鸦抠出来啄死你们啊!
本来应该是这样一副气势十足的画面的。
但是理想总是如纲手婆婆般丰满,而现实…比宇智波小姐还骨感。
他大表姐香磷环着双臂站在门口,眯起眼睛把漩涡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个遍,然后问,空着手来的?
不空着手我要带什么来啊木叶特产么木叶有什么特产啊老祖宗幽幽谷特大比例情侣手办上敲下块石头给你你要么!再说我这是来救佐助的不是来提亲的我带什么东西啊!
后面的兜此刻看起来倒是亲切了许多,给他搬了张凳子说鸣人君先坐,香磷不要心急我们要谈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应该直接翻窗户进来的。鸣人想。

彼时大蛇丸已经从辉夜姬和羽衣羽村的母子不和讲到潜藏在家庭纠纷后的社会问题,然后一路旁征博引终于讲到他对佐助是如何一见如故二见倾心。
漩涡鸣人毕竟也不再是十六岁的青春期少年了,不会再一听见佐助的名字从别人嘴里冒出来就九尾查克拉蹭蹭往外窜。
但心里还是不舒服。
他很不好意思的打断大蛇丸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您什么意思啊。
大蛇丸以一副同情的眼光盯着他,倒也是用简洁的语言回答了他。
“你娶不娶佐助,你不娶大家都等着娶呢。”
“不,我不是…”
“你不是?!”香磷直接就怒了,把手里的报纸卷成卷啪的往鸣人头上一敲,“佐助都和被大家抓到了这样那样你还想赖账吗?”
“那不是我做的!是九…”
“别狡辩!你就是想赖账!”香磷脸上突然露出了得逞的表情,“啊啊可怜的佐助,名声被败坏成这样,估计嫁不出去了…只好由我来照顾他一辈子了!”
你原来目的是这个啊!不是我说你到底痴汉到什么程度啊!连世界范围的洗脑术都没办法洗清你对佐助的痴汉程度啊太给我们漩涡家丢人了!完全忘记自己是漩涡家另一个丢人存在的鸣人后知后觉的站起来要和大表姐一决雌雄。
“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个屁!我的爱比你的深!我的爱超越性别!”
“我的爱也超越性别!”鸣人把气运丹田,“佐助是男的啊不他就是个男的不管了反正是男是女我都爱!”
“哼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们吗!上吧重吾告诉他你和佐助的转世梗!”
“转世算什么我和佐助是三生三世你们能比吗?能比吗!”
香磷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回头找场外援助,兜被她一个眼刀吓了一跳,站出来似笑非笑的开口。
“那个…鸣人君,我有个问题。既然你这么喜欢佐助,为什么不娶她?”
鸣人突然闭嘴,一脸严肃的盯着地面,然后突然像是转变画风了一样苦笑着开口。
“因为很喜欢他,所以不能让他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我也不行。”

评论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