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

lady-x:

其实我也没想到我能更…
本回因陀罗哥哥出没
计划下回开始小两口鸡飞狗跳的生活【如果有下一回的话】
————————————————


02
其实这事让向来言简意赅的宇智波佐助来说,也是件很简单的事。
也就是他变成了个女孩子。
而除了他和某个白痴以外的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接受了这件事。
……顺便还像看神经病一样投以你活了十八年才发现自己是个女的你没病吧的目光。
还好佐助是个意志比较坚定的人,要不然换谁谁都得疯。
至于谁有能耐为了膈应人下个世界范围的大幻术,准七代目火影大人表示,会干这种事的除了你们宇智波家的人还有谁啊喂!
不愧是未来的火影,一语道破天机。
像他小叔叔为了膈应某个人民教师,像他祖爷爷为了膈应某位村支书,差点没代表月亮消灭全人类。
但这次……还真不是姓宇智波的人干的,干这事的人,他姓大筒木。
但这人……到底还是没和宇智波脱离关系,他叫大筒木因陀罗。
这位祖宗的祖宗干这么缺德事的理由也挺简单——你看得惯漩涡鸣人过好日子,我看不惯!
其实好像也不是这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起来也挺简单。
也就是佐助在他那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中走的有点偏,不知不觉就走到山里,在佐助正觉得哎这地方和我家地下室有点像的时候,祖宗的祖宗就出现了。
最初的宇智波和最后的宇智波面面相觑,台词是如出一辙的六个点。
……
场景好不尴尬。
最后还是老祖宗甩甩长发先开了口。
老祖宗:吾乃六道仙人长子,大筒木因陀罗。
小祖宗:……
老祖宗:你就是宇智波的末裔,宇智波佐助?
小祖宗:是又怎么样。
老祖宗:我来问你,大筒木阿修罗的转世,漩涡鸣人为何没有一同前来?
小祖宗:我是一时兴起才走到这里…至于鸣人,我很久没见他,听说他该结婚了。
……
因陀罗闭眼沉默了三秒。
再睁开时里面三勾玉蹭蹭的转,乍一看还以为他轮回眼开眼了。
——他要结婚了?!
——嗯哪。
——和谁?!
——听说是日向家的…叫啥来着。
——为什么!
佐助心想这位祖宗真是神逻辑,他漩涡鸣人要结婚你过来问我为什么,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呢。
等他淡定点完台词里的六个点,他才发现因陀罗那句话可能真不是问他的。
因陀罗抬头看着天,天上一轮残月。佐助觉得像是被咬去一大半的番茄,心里不免有些伤感。
被咬去一大半的饭团。被咬去一大半的丸子。被咬去一大半的鱼板。
怎样看都是……饿。
佐助被饿的晕晕乎乎,还要听着这位快被憋疯的祖宗自己念念叨叨,觉得木叶五好青年没有自己不科学。看在对方还是个宇智波的分上,绝对够的起忍界和平奖。
“第一次我以为是血缘。我想我认了,大不了下一世投到完全不同的两个家族。”
“第二次我以为是家庭纠纷,我想我也认了,下一次碰不到这么恶毒的小姑不就结了。”
“所以这一次,我给你个神助攻的哥哥,给你们个相似的出身手也牵了吻也接了终身也定了连婚都让我家老头子亲自给你们证了你到头来告诉我他还是要结婚你们有病啊!”
佐助迷迷糊糊被骂一顿当然不服气心想你可以说我有病因为你就有病而且八成遗传但你不能说他有病啊于是眼睛一瞪反唇相讥。
“我是男的。”
不愧是宇智波佐助。佐助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言简意赅直中红心声声泣血字字珠玑。直说的因陀罗无言以对。
因陀罗半张着嘴直愣愣的盯着他,好像累死累活为梦中的婚礼张罗了半辈子,新郎一句哦谢谢新娘不是你就被打发了的表情。
佐助看他受到的打击这么大,心想知道我们家人眼神不好但也不至于男女都看错吧,还是我在这的设定真的就苏成了【美到混淆性别】这一类的?
自己被恶心了一把。
但他是宇智波佐助,山无棱天地合也不能让他面色稍动。
于是他高冷的皱了皱眉头:“你……”
“原来是这样。”因陀罗喃喃的说。
“原来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现在改正还不晚。”
因陀罗说着说着,突然回头冲佐助回头一笑,手上咔咔咔结了几个印。
佐助心想不好,这是杀气。
可惜有点晚。
他最后听见的话是因陀罗如同宣判死刑一般的声音。
如果想解除这个世界的诅咒,就带漩涡鸣人来见我…见我…我…
等佐助醒来并发现了因陀罗这个世界范围的诅咒的内容的时候,他非常的后悔当时没有呼这个不靠谱的祖宗一脸千鸟。
你是在诅咒世界吗按这节奏来看你分明是只诅咒了我一个人好吗还有你那一脸病娇的表情外加一口中二的语气我还敢带鸣人去见你吗你保证不会抽出把柴刀直接把他剁成九尾的饲料吗人家不就要结婚了吗你至于这么生气吗…不就结个婚…
佐助越想越生气,但他觉得也不全是为了因陀罗。

高冷如宇智波佐助,完全可以将前情提要和河边散步两件事同时完成。
当他面不改色的回忆完这些的时候,漩涡鸣人刚从木叶村第三个五年计划讲到赤丸的心酸情路,察觉到佐助心不在焉,便伸出手摇了摇问佐助在不在听。
佐助避重就轻,回答说你讲话能不能讲重点。
鸣人虚心接受,哦了一声。

“我下个月要和雏田订婚了。”

评论

热度(353)

  1. 宁心静一lady-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