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异性恋就没问题了?

lady-x:

脑洞大产物,给自己存一个
佐助性转
————————————————
01

 漩涡鸣人扪心自问这一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虽说不像某位任劳任怨的boss一样天天帮老爷爷拎东西扶老奶奶过马路,顺便满足一下老祖宗想养个孩子的愿望,但也没像另一个不务正业的男二号一样顶着男二的名开着男主的挂满身终极boss的flag拿的却是女主的剧本。
 好了,找到问题所在了。这个一听就以作死为人生目标的女主啊不男二啊不女二啊不不不总之就是估计上辈子掰弯了作者大大又劈了腿才能拉到这么大仇恨的宇智波·一听姓就很高冷·佐助淡定的蹲在火影预备役·一听头衔就要被宇智波坑·漩涡鸣人的窗台上满脸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的表情。
 于是就有了第一段的心理描写。
 漩涡鸣人不怎么好使的脑子突然像吃了春野医生的兵粮丸一样极速暴走。思考的同时嘴边划过一下几种回答。
 爱过。不后悔。孩子真是我的?
 但出于本能的求生欲望,他硬生生的把这几句话又咽了回去。
 “外面冷,先进来。”宇智波佐助歪头思考了三秒钟,觉得在理,就跳了进来,一双漆黑的眼睛还是直直的盯着漩涡鸣人。
 他们之间靠的很近,鸣人不敢看佐助的眼睛,只好把视线往下放……往下放。
 他脑子里嘭的一声炸开,好像有一万个洛克李在做广播体操。
 但英雄就是英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可是感动了大表哥拯救了小叔叔在老祖宗的闪光弹里依然坚强的发光发热被大舅哥忽悠时照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以口遁回击对手是自己上辈子的亲奶奶也严肃的用色诱术劝她走出封建的旧社会的漩涡鸣人啊!
 忍界英雄摆出刚学会的村支书架势,先是颤颤巍巍的为宇智波佐助拉高上衣的拉链并严肃的批评:“衣服要穿好,让别人看见影响多不好。”接着又摆出一个春风般和暖的笑,欣慰的拍了拍宇智波佐助的肩膀:“宇智波同志最近胖了哈,你看这胸都快赶上小樱了啊哈哈哈哈…”
 下一秒就满脸桃花笑春风。
 鸣人抬头九十度仰望天空,又抽出一张卫生纸轻轻的拭去脸上的血迹。
 他在心里委屈的问候宇智波的祖宗们,想了一圈觉得哪个都不好惹,于是愤愤的在心里骂宇智波佐助你家那口子的怎么都不知道教育教育你——啊啾!然后自己狠狠打了两个喷嚏,又是鼻血四溅。
 宇智波佐助看着他叹了口气,又转向窗口:“算了,我走了。”
 “哎哎哎别走啊我说——”

 “所以说你被人下了诅咒,变成了个…噗。别别别别拔剑啊!”
 小小的居酒屋里金色的火影大人格外的引人注目,但对面坐了个女孩子这件事才是更引人注目的存在,当这个女孩子还意外的漂亮时,就不能怪和平时期闲的蛋疼的人民群众想入非非了。
 “但这并不是重点。”漂亮女孩子说,“重点是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件事。”
 “这又不是什么有生命危险的诅咒,你还指望着你们鹰小队的那几个人表现的多喜大普奔?我看这种诅咒,过两天就自己解除了,你要再不放心,我明天叫小樱帮你看看。”火影大人推过去一杯清酒。
 “不鸣人你没有懂我的意思。”漂亮女孩子把酒盏推开。
 你总是这么说。鸣人有点委屈,你总觉得我不懂你。但下一秒他就明白宇智波佐助并没有开傲娇光环,他说鸣人不懂的,鸣人是真的没懂。
 “鸣人?”当另一个漂亮女孩子出现的时候,人民群众就更喜闻乐见了——特别是这个人是春野樱医疗部长的时候。
 “啊,小樱。”鸣人热情的招了招手,“你看啊佐助被下了诅咒哈哈哈——哈?”
 “佐助。”樱皱着眉头,没有鸣人想象中的开心。
 “樱。”佐助点了点头。
 “你不该来的。”樱叹了口气,“你明明知道现在正是鸣人的关键时期,你也知道外面是怎样说你和鸣人的。”
 等等!鸣人在心里呐喊了一万遍,哪和哪和哪啊!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啊,传说中的修罗场吗?但小樱你能先解释一下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吗你能吗!
 真正的一流忍者可以心意相通:“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一流下忍宇智波问。
 “你知道的,全忍界的人都误会鸣人喜欢你。鸣人现在终于要决定真正的感情归属了,你又回来了,让外人怎么看——你知道鸣人放不下你的。”
 不是我说现在的忍界已经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吗!是不是当初解无限月读的姿势哪里不对啊,宇智波斑想烧死异性恋的愿望是有多根深蒂固啊!这种情况我要怎么回答啊喂!
 我是直的。我是异性恋。我们只是朋友。我们其实是八百年前的亲兄弟。
 哪个听起来也都不大对。
 “等等,樱。”佐助面无表情的说,“在这之前,我想告诉你,我三天前还是——还是我哥哥的弟弟。”
 鸣人被他的表达方式蠢笑了。
 樱也笑了,被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本身蠢笑了,她笑着问:“宇智波小姐,我和你同学这么多年,你是男是女我不知道?你有性别认知障碍这件事是第一次知道这倒是真的。”
 鸣人不笑了,他觉得他快被吓哭了,他突然理解了佐助说的重点在哪里。
 “不不不小樱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佐助他…他的确活了十八年他…他一直是个男的啊!”
 我可是和他一起入过浴一起睡过觉抱也抱过了吻也吻过了他是男是女我能不知道?鸣人顿时知道槽点太多无从吐起是什么感觉。
 “你想掩人耳目我理解,但不用在我面前装疯卖傻吧。你走到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问问,都知道宇智波佐助的性别,现在你突然说哦我一直以为他是男的你是傻还是傻!”
 对不起信息量太大超出了我能理解的范围……鸣人听着眼前发黑,分分钟要过呼吸过去的节奏。
 男二号突然性转那你说他是不是女一号?要是不是,那男一号又追着他跑了那么多是为什么?要是仅仅为了她是朋友那男一号算不算渣男?要是是渣男那他还对谁这么用过心?要是没对别人这么用过心那男二号…男二号真的是男二号?

评论

热度(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