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面码传02

lady-x:

来跟我一起念 有生之年——




02


 


漩涡鸣人似乎对他的神奇经历并不知情,匆匆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回家里来给他做饭,虽然他能做到的也就是简单的煮面条。村子里的人因此也感叹过火影大人一个人带小孩真是不容易呐,然后三姑六婆就开始八卦起村子里哪家的姑娘比较贤淑文雅适合给面码小朋友当后妈,被鸣人理直气壮的以不会因为这种理由随便结婚的说辞正式拒绝后就只剩下啧啧的感叹,火影大人一个人带小孩真不容易呐。这让面码感到挫败,仿佛他自己是一个累赘,于是主动提出过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解决晚饭。


 


“一家人一起吃饭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哦!”当时鸣人一边手忙脚乱的捞着面一边否决了他的提议。


 


今天的饭桌上面码有点阴沉,鸣人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鹿丸送给他的炸猪排:“尝尝,你手鞠阿姨做的。”


 


面码唔了一声,继续埋头扒饭。


 


鸣人还以为他是因为考试在烦恼,没心没肺的安慰他:“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啊,你老爸我当年可是差一点就毕不了业的,你现在已经很优秀了,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展示这么严苛的要求自己,表演个分身术我觉得也很好。”


 


“嗯嗯,五影会谈马上要举行了,老爸还是操心自己工作的事吧。”


 


鸣人愣了一下,突然很郑重的放下筷子越过桌子来揉了揉他的脑袋:“谢谢你,面码,还有你在真是太好了。”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感性,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面码的心突然有感应一般颤动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哦,什么样的人。”


 


“超级温柔的人吧。”


 


已经对自己的毕业考试十拿九稳,面码在第二天的自修课撒了个小谎,说自己要去和父亲的朋友单独修炼一下毕业展示的科目,老师不敢多拦,只是赞叹了一声七代目的朋友大概也是很厉害的人吧,然后叮嘱他不必太拼命,注意安全后就放他离开了。


 


面码心中隐隐有预感,他还会再和那个人相遇。


 


他来到终结谷的断崖边,边上就是呼啸的瀑布,即便对于普通的下忍来说瀑布也不足为惧,可面码还没有从忍者学校毕业,如果掉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危险,这正是他想要的。上次那个男人在危险中救了他,根本不像无心之举,倒像是观察了很久才出手,如果这次再遇到危险,他不会不会再次出现?


 


面码往前踏了一步,看着脚下的南贺川,咽了咽口水。 


 


“你怎么又跑出来了。”有些严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他浑身一个激灵差点掉下去,又被男人眼疾手快的拽住后衣领,很没有形象的像一只猫一样被拎了起来,为了火影儿子的尊严,面码手脚并用的挣扎了起来,男人没有像意料之中在意他的安危,反而主动往崖边站了一步。


 


“再动就把你扔下去。”男人冷冰冰的威胁。


 


这招很管用,一直乖巧可爱又仗着鸣人的威望去拉面店老板都会给多给两块酸笋的面码立刻就蔫了下去,委屈巴巴看着男人:“我想见你。”


 


这招就管用的很,男人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拎着他回到森林里,跨过几道警戒线和一处结界,把他扔在了一座石碑旁边。


 


他认得这里,这是在木叶的怪谈中常常出现的地方,位于村子边缘和森林交界处的荒地,听说以前是一片古宅,但重建的时候六代目和七代目都拦着不让拆,设有很强大的结界,他的一群同学来探险过,谁都进不去,后来以一顿训斥作为结束,那时他就是个优等生,不跟同龄人瞎闹,所以这还是第一次来。


 


刚才男人拎着他,仿佛跨过一个台阶一样轻而易举的过了结界。


 


“不是有结界吗,你怎么带我进来的。”面码揉着自己快被勒断的脖子问。


 


“与这片土地有血缘关系的人,方可进入。”男人抬头看风景,“你找我有事。”


 


面码心想就不和你计较把疑问句读成陈述句的事情了:“感觉你很厉害,我们学校毕业要做忍术展示,所以想请你教教我…”


 


“用不了螺旋丸是因为你体内风系查克拉不够纯粹,混了火和雷,一个和风相生一个和风相克,螺旋丸那么复杂的忍术一时是学不会了,简单的还是可以的。”


 


“那你是答应……”


 


“雷系去找旗木卡卡西,火系去找猿飞家的随便一个谁都行,你走吧。”男人拍了拍黑色的斗篷,转身就要走,面码不顾三七二十一一把抱住他的大腿,继续刚才的楚楚可怜攻势。


 


“求你了,我觉得只有你才能教我,我去找其他人老爸…七代目很快就会知道的,我想给他一个惊喜…我知道村里的大家都觉得我是七代目的拖油瓶,我想证明自己!你…你不是也认识七代目的吗,你知道他很好,你就当给他一个面子吧!”


 


男人眉头一皱,看起来有些迟疑,面码赶紧拼命的眨眼睛,让自己看起来可怜巴巴一点,男人果然叹了一口气:“我从不给他面子,但是——你要是答应我不要跟任何人说关于见到我的事,我可以教你。”


 


“太好啦!”面码一下欢呼起来,得寸进尺的绕着男人问个不停:“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是怎么认识我老爸的啊?你从哪里来的?你的忍术是跟谁学的?你有家吗?”


 


“佐助。和漩涡鸣人交过手。再问就把你扔在这里。”


tbc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