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鸣佐】面码传

lady-x:

年末自暴自弃清库存


————————————————————————


*说实话自己在七百话之后一直迷茫纠结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看了博人转之后心情好很多,博人沙拉三月都好喜欢!虽然只是妄谈,但我还是很希望,那个位置,是面码。


 


面码传


 


 


01


 


百无聊赖。


 


这就是漩涡面码上历史课时候的状态。


 


老师在上面从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以飞雷神的速度跳过中间将近十年不提,直接讲到七代目大人上任——就好像刻意跳过了英明神武的七代目大人从浑身棱角一点点磨到现在圆滑的模样中间那些跌跌撞撞的时光。


 


不过这话说出来就一定会被取笑,一定会有七代目大人的铁杆粉丝抓住他和他慢慢掰扯——初代是他前世三代是他师爷四代是他父亲五代是他未遂的师娘六代是恩师来佐证七代目从落地的那一刻起就衔着六道仙人的推荐信,吃个拉面鱼板都会显灵自动排列出忍界英雄的字样。


 


最要命的是随着木叶生活的提高大家精力越来越充沛在讲完这些之后还会看似好心的对他说因为你父亲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所以你一定要很优秀啊。


 


关我屁事。漩涡面码每次都会摆出这样的表情。


 


是的就是这位出身显赫一听姓就知道又要卷入世纪家庭纷争的英明神武的七代目大人的儿子,对于漩涡鸣人这个人,十分的不敬重。


 


说是儿子都是大家出于敬意给七代目留的面子,其实他就是七代目为了宣扬亲民政策顺便防止忍界人民继续为他的婚姻大计出谋划策出手撕逼从不知道哪里随便捡回来的一个幌子。


 


当然这些话也是不能当着大人的面说的,在人前他还得强装出一副七代目大人悉心教导出的温和帅气的好孩子的形象,时机一到就继承灭天灭地专灭boss的螺旋丸,半只脚就早早的踏进了火影办公楼。


 


螺旋丸,这也是他会这么郁闷的原因之一。


 


全忍界的人都认定了漩涡面码一定会螺旋丸,不管大的小的,有的就是好的。可实际上木叶丸老师含辛茹苦教了好几次,搓好了放手上都放不稳。


 


下个月就是学校毕业考试,为了宣扬个性,除了一般的考试科目还特意设了个人忍术展示环节,各个家长都被请来观看。漩涡面码的各项成绩都非常拿得出手,偏偏就要栽在这一项上让他怎么服气。


 


这简直就是一场不用彩排的晚会,连节目单都被一并省去——姓奈良的操纵影子,一开心可能还会跟姓山中和秋道的组个组合,姓李的表演体术,姓日向的打套柔拳,姓犬冢的与狗共舞——姓漩涡的不搓个丸子让大家怎么接受得了。


 


当顶尖的忍术发展到掌握在几家的手中时,没有血继限界的面码反而是最认真担心起忍界未来的人。


 


他在火影办公室坦言自己不会螺旋丸的时候,七代目大人,不,是他的父亲漩涡鸣人露出了最温柔的神情,他勉强的从一堆公文里起身,走到面码面前有些笨拙的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人总有不擅长的事情嘛,你一直这么优秀才要让人觉得不是我的孩子。


 


面码权当这是一种变相的讽刺,狠狠瞪了父亲一眼后径直跑出办公楼,全然不想以自己父亲的性格是最不会讽刺挖苦人的。


 


讽刺挖苦的人,还在他后面的人生冷冷的等待他。


 


暮色四合时最适合离家出走。


 


虽然一脸一心的中二病,可是从小在政治环境中耳濡目染,面码也知道碍于身份做事不能做的太过,随便找一个静谧的有代表性的木叶景点小坐一会等着父亲或樱阿姨或者猿飞老师来谈心就好。


 


于是他选择了终结谷。


 


同学之前都传说,这一片断壁残垣,是终结一切的地方,彼时面码只当个怪谈听了之后一笑置之。


 


他在巨大的碎石块之间毫无目的的游荡。他曾听说过这里以前有过两尊巨大的石像相向而立,仿佛是守护着以前还是一片森林的木叶赖以生存的清泉源头,一尊是初代目,另一尊却已经不得而知。


 


小孩子私下总有猜测,有人说是初代目大人的夫人漩涡大人,也有的说是二代目大人,木叶有太多太多解不开的谜团,总归让小孩子们不至于太无聊。


 


比如石像的原型,比如警卫队的标志,比如六代目时时造访的无名碑,比如六代和七代宁愿自己拿工资补贴都誓死不让拆的那一片古宅,甚至连四战的起因经过转折都写得不明不白。


 


他聚精会神的想着这些怪谈,完全忽略了突然向自己飞过来的手里剑。


 


直到明显是冲他脑门来的手里剑被不知道又是从哪里来的手里剑啪的打掉,发出清脆的声响叮当两声落在地上的时候,面码才回过神来。


 


明知道五影会谈马上再木叶召开,谁敢这么大的胆子...不,正因为是这种紧张的时机所以才有人想从中挑拨离间吗。


 


看到暗杀不成,一堆人从草丛里跳了出来,直直的冲向面码。


 


居然用这么传统的忍者方式进行暗杀,在这个boss的招式都上升到宇宙级的世界还真是朴素的想让人落泪。面码有些自负的想着,觉得自己有十足的把握打败这种水平的突袭。


 


刚抽出别在腰间的手里剑身体前倾做好防御的姿势,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后方的人单手拦腰捞起而且动弹不得。


 


那人显然是以带着他逃跑为目的,在树林间轻快地跳了几下就轻松地甩掉了追兵。


 


“放...放开我!”这时候面码才想起来这人也可能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扑腾着腿使劲的挣扎的起来。


 


这位大哥也真是听话,听到面码这么一喊,也不多做纠缠,立刻放了手,结果就是面码从两米高的树上直直的摔到了地面,而且还是脸着地。


 


看着像一只黑猫一样轻盈的着地的陌生人,揉着自己被撞痛了的鼻子的面码不由得火大了起来:“你干嘛啊?!”


 


陌生人根本就不理他,转过头去像是在确认敌人是否走远。借着透过树林缝隙的微弱月光,面码隐隐约约辨明了那人的五官,是少有的在这个年纪还能被人赞叹一声帅气的长相,只不过这个人总给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为什么...


 


因为他的发型太杀马特?


 


被人捧在手里的天才影三代从来没有被这样放置play过,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不爽的。他装模做样的清清嗓子:“咳咳,你是谁啊。”


 


那人一动不动,只转了转眼珠,因为眼睛黑白分明,所以这个微小的动作显得特别明显,一脸的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的冷漠。


 


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默念完这句台词面码在心底给帅气的自己点了个赞。


 


“咳咳,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当今七代目火影大人,忍界英雄漩涡鸣人...”


 


“知道。”男人的声音有种磁性,“和那白痴一样一脸蠢相。”


 


“你敢这么说他!”面码一下子像一只炸了毛的九喇嘛一样,就差冲对方呲牙了,全然忘了自己离家出走的理由。对方一脸见惯不怪,又转开目光,像是翻了一个懒懒的白眼。


 


“走吧,回木叶,我送你一程。”男人的语气里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面码皱了皱眉,只好跟在男人几步远的距离后。


 


虽然面码因为不喜欢别人轻易地拿自己和父亲比较而刻意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和阳光爽朗的父亲截然不同的温和寡言的孩子,但是这不代表在这么尴尬的情形下他作为一个好奇心旺盛的男孩子还能忍受难捱的沉默。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以后就会知道咯?”


 


“等你站到你父亲的高度,你就会知道。”


 


“真可惜我永远也站不到他的高度!”面码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以来积攒起的怒气就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全部倾泻在了这个陌生男人的身上,“我又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只不过是他的一个道具罢了!我不会螺旋丸影分身也做不好根本就不是当火影的材料!”


 


男人随着他歇斯底里的大喊停下了脚步,失去了森林错综复杂枝条遮蔽的月光随着他转身的节奏缓慢的洒在他的脸上,他对着面码眨了两下眼睛,然后就在着短短的几秒里黑的如同滴墨的眼瞳里慢慢地泛上一股单薄的笑意来。


 


他的手盖住面码的头揉了两下,面码猜他大概是太久没有同人有过这么亲昵的举动了,以至于连这个一般父亲都会有的动作都显得僵硬而笨拙。


 


“不要再乱跑了。”他像叹息一样对面码说。


 


头顶的重量小时的瞬间面码才意识到他对这个如同一道惊雷一样迅疾又灿烂的撞进自己生命里的男人有了一种奇怪的依恋,他的等等卡在了喉咙里被木叶深夜的风声吹散在了叶子簌簌作响的森林里。


 


面码站在木叶大门的正下方,目光所及之处空无一人。


 


男人那天晚上到底有没有跨进过木叶的大门呢,后来面码时常在想这件事,他想大概是没有的,因为他了解他,他是这样执拗的一个人,他说过的离开,就是诀别。但他又在心里希望他是有的,他希望自己和鸣人一样,哪怕是一点,成为那个人可以破例的温柔。


 



评论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