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20)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好想被斑斑勾引~


这才是真的辣!


“你还是太天真了。”易容成柱间模样的袭击者,伸出了长满黑色毛发的手,在斑略显苍白的面颊上来回抚摸着。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斑身后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问,他的手里抓着将斑打昏的铁棒。


“这是个问题。现在他还不能死,但他刚刚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必须给他一点苦头。”


“柱间”的面容逐渐扭曲变黑最终变回了本来的模样,一张漆黑带毛满嘴长牙的脸。


柱间最后还是选择了追出去找斑,他一边骂着自己的愚蠢一边又在思考着见到斑后的说辞。


斑在离开夜店后就不知去向了。


夜里本来就黑,今天又碰巧没有月亮,失去仙术的搜索能力,本来就不擅长感知的柱间面临了人生中的大危机。


是选择左手边的曲折小巷,还是右手边的平坦大道?


柱间为自己的赌运感到捉急,“要赌一下吗?”他不禁问起自己。


走投无路的柱间最终选择紧闭双眼然后在心万分中虔诚的大喊:我伟大的先祖阿修罗大人,请告诉我斑到底走的那条路吧!


“喵”小巷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猫叫。


柱间猛睁大眼道:“决定了!就选小巷!”说完就飞奔进了无尽的黑暗中。


“好热……”浑身软弱无力的斑渐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后脑勺还残留着钝物击打后的刺痛感,斑试图睁开眼睛,“!?”眼睛被蒙上了。


苏醒后的朦胧感在意识到双眼被人蒙上后就迅速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敏锐的听觉嗅觉以及触觉。


四周都是浓浓的烟味、酒味、汗味以及闷热封闭环境所特有的霉味儿,通过四周的各种声音,斑可以肯地自己正被十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性围在中间。


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问:我在哪里?一定会引来无数震耳的嘲笑声的。


“这婊子长的不错嘛!看样子会很能干!”一粗糙的男声从斑的身后传来。


“算了吧,你可别上来就把他给干死了!就算来,也得先留给我们老大!”斑左后方传来了另一沙哑的男声。


当然,还有因他的发言而引起的从斑四周传来的刺耳的笑声。


斑动了一下胳膊,发现自己手被人从后方用麻绳绑住了。


侧躺在地板上的斑,就像是俎上鱼肉。


“长的挺白净的,就是头发留的太长了,一大眼看还以为是个女的。”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斑的正前方传来。


虽然不合时宜,但斑还是想说:我还认识一个头发比我还像女人的人呢!


身体被人从地面上架起,跪立于地的斑确信,自己正前方的这个人应该就是老大了,因为他说话的时候,四周都自动安静了下来。


“……”斑可以感觉到有一双长满茧子的手正在解自己衣服扣子。


强烈的厌恶感让斑试图后仰躲避,但身体马上就被人从身后固定住了。


“看来你不想直接步入正题啊!也行,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儿上,你舔着帮我解决也行。”那人见斑对自己的触碰十分抵触,并不恼,转而抬起了斑的下巴,强迫着斑去靠近自己的胯下之物。


明明受制于人,斑却依旧从容不迫:“上来就让我替你吹,就不怕我把你那玩意儿给吃了?先声明,我可没有经验。”


见自己的老大被如此羞辱,四周的人都对斑骂道:“你个臭婊子!我们老大让你伺候他那是抬举你,你别不识抬举!”


“大哥,还是先让兄弟们好好‘伺候’好这个婊子,再让您享用好了!”


“对,先他娘的干上他几炮!”


面对冲着自己的污言秽语,不怒反笑:“你们大哥都要了我了,你们还想碰,这才是真的大不敬吧!”说着还向自己面前的男人吹起了口哨。


“哈哈哈哈哈,味道够辣啊!我喜欢!”斑身前的男人见斑如此挑逗他,顿时大喜:“你要是不会,我教你不就行了!”说着直接将斑扛到肩上朝着床去了。


哼哼哼,中计啦!


在被扔到床上后,斑一边感叹这床真软,一边施以巧笑:“我都跪在那儿那么长时间了,脚也酸了,腿也麻了。要不,在做之前,你先帮我揉揉?”说着斑将自己的脚伸向了男人。


感觉自己的脚被人抓住,斑又叹息道:“对我这么好,你还真是个好男人啊!只可惜……双眼被人蒙着,看不见你的脸了。”


待眼睛重获光明后,斑先是看了眼自己面前的男人,不禁叹息:“听声音还以为是个帅哥呢!原来就一抠脚大汉啊!”


“什……!?”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躺在床上的斑一脚踹飞,随后上来的小弟也被斑如法炮制一一施以重击。


“哼!长的那么丑还想上老子?我呸!起码把头发留起来吧!”斑懒散的从床上坐起身,看着一地被自己踹到口吐白沫的抠脚大汉,不屑的吐槽。


随便找了把散落在地的白狗腿,斑边替刀感到不值边用刀将缠着自己的双手的绳子割开。


斑觉得之前袭击自己的人简直就是弱智,把自己扔在这种地方,不就相当于放虎归山吗?当然,最可能的原因是自己现在还不到死的时候。


他们在等待合适下手的时机,今天的这次只不过是餐前甜点。


他们在试探他。


看着一地的“死人”,斑决定先离开这个破地方,毕竟这里的味道是在很恶心。


“……?!”斑还没走到门口,强烈的无力感就迅速的开始向全身蔓延。


“昏迷时被人下药了吗?”失了力气的斑背靠着墙壁缓缓下滑,“呵!若是再晚一小会儿,自己可能真的就要被人睡了啊!”


看来暂时是离不开这个破房间了。


“斑!”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着门就飞了进来。

评论

热度(27)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