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19)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再说一遍,柱间是好男人!他不渣!他只是还未搞清楚自己的心意!原谅一个穿越的人!
其实想写轮奸……不过还是算了。我要做一个好母亲!


过去PK现在


“这几天你都调查到了些什么?”斑跨坐在柱间的腰上,双臂撑在柱间的脑袋两侧,低头细啃着柱间的脖子。


“听一个醉鬼说两个月前曾有人在这里见到了鬼。”柱间仰躺在黑色的皮沙发上抬手轻轻摩擦着身上人肌肉紧致的腰肢。身上人的舔咬让他此时此刻感觉相当不妙,但柱间依旧纵容着斑的胡来,他允许斑对他做任何事。


那时候柳下泉还活着,她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注意到那个怪物的。


斑现在基本可以说是趴在柱间的怀里:“现在我们没有证据直接起诉C市的市长。就算有,检察机关的人也不会相信,因为这件事……太荒唐了。”


柱间和斑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斑的头发比之前更长了,虽然还是没有到达那时候的长度,但右眼已经完全隐没在了斜垂下来的发丝里。


而现在,斑的头发因重力的缘故垂到了柱间脸上,有些微痒。


“你比一个月前更像……那个世界的你。”柱间抬手轻轻撩起斑右眼侧低垂的发丝将其别在了斑的耳后。


原本专心吮吸着柱间胸膛的斑在听完这句话后却停止了动作:“我一直都还是原来的那个我。而你……”斑将身体重新远离了柱间,“爱的其实一直是那个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我吧!”


“……”柱间在听到“亲手”二字时不禁瞳孔骤然收缩,“你都记起来了?”


“没有……只是你走的那天,我梦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斑从柱间的身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


“你都梦到了什么?”柱间坐起身问道,


斑又恢复了柱间来时的姿势:“死亡。三次不同形似的……死亡。”


“……”柱间不禁睁大了眼睛,如果斑梦见了三次死亡的话,那他的记忆应该已经完全恢复了啊?难道……


“除了最后的那个梦,我在其他的梦中都没有看到你。”斑冷笑着站起了身,“现在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可是你,却只是爱着原来的那个我。”


斑没有继续停留在夜店的打算,他径直离开了夜店,留下了一脸茫然的柱间。


直到斑已经走出多时,带土才在卡卡西的提醒下反应过来人没了。他破口大骂:“喂!你个臭不要脸的!怎么又是我替你付钱?”


注视着斑的背影,柱间掩面苦笑:“我究竟错过了多少次与你的相遇啊。”


柱间这会儿才意识到:其实斑一直都没有变,变了的一直是他自己。


自夜店出来以后,斑就开始独自一人在巷子里晃荡。他当然知道这很危险,毕竟这里也曾出现过怪物,但他就是想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


他和泉奈一样,都是喜欢在黑夜里独自行走的人。


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此时的感觉。跟过去的自己吃醋?亦或是生气男友总在自己面前提过去的自己怎么怎么好?


这简直太荒谬了!


斑并没有恢复记忆,之前那次突如其来的头痛只让他看到了自己前世的各种结局。


他不知道过去的自己都经历了什么,他也不知道柱间为什么要杀过去的自己,对于过去的自己,他一无所知。但这对他而言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着就足够了。


斑承认他爱上了千手柱间。


从第一次相遇起,他的目光就再也离不开那个男人了。


他们明明才认识几天,可斑却总觉得他们已经认识了几十年。他潜意识的信任着那个男人,纵容着那个男人,甚至为了那个男人几次降低自己的原则底线。


这是一见钟情吗?还是他原本就深爱着这个一脸温和的长发男子?即使时间磨平了他的记忆,只要他们再次相遇,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爱上他。


然而柱间呢?柱间是怎么看待他的呢?他当然知道柱间深爱着过去的自己,那么柱间对现在的他又是什么感觉呢?斑已经无法再变回原来的样子了,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个普通人。柱间还会爱上身为普通人的自己吗?还是说,柱间现在之所以对他这么好,仅仅只是仰仗于过去的自己?


呵呵,自己嫉妒自己吗?


今夜无月,黑暗正在角落里潜行。


斑感受到了危险的逼近。


从他离开夜店开始,他就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跟踪着自己。


是那个怪物吗?还是说……柱间?


斑的脚步渐渐变缓,最后彻底停下。四周寂静的只能听见斑自己的心跳声,“?!”斑通过感受四周气流的微弱改变,在袭击者即将偷袭到他的后背时,猛地向后转身,一脚踢中袭击者的腹部。


“嗯…”突如其来的一脚让全身被黑布包裹住的袭击者连退好几步。


斑的一脚着实厉害,普通人可能直接会被踹到内脏多出破裂直接倒地扑街,然而袭击者却只是口吐鲜血并未倒下。


见来者有几把刷子,被挑起了战意的斑之后就接二连三的向袭击者发起了猛烈进攻。


袭击者只能勉强抗住斑的猛击,但毕竟实力不济,很快就被斑一脚踹飞到了垃圾桶上。


“哼,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原来只是一只长的大了点的老鼠啊!”见袭击者失去了战斗力,斑略微有些失望,“还把自己蒙的这么结实,是害怕被人看到自己的肮脏面容吗?”


斑一边冷笑嘲讽一边弯腰伸手揭下袭击者脸上的遮挡物。


但当他看清袭击者的面容时,斑冷笑着的表情冻结了“……柱间?”


不对,不是他!


身后的气流告诉斑,他中计了。


然而为时已晚,头部的重击还是让斑丧失了意识,失去了力量的躯体随重力一起坠落到了袭击者的怀里。

评论

热度(28)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