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18)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感觉柱间的胸大肌手感应该很好……


装,继续装!


“柱柱~你简直就是我们‘爱の庇护所’的摇钱树~”身穿粉红色西服的屁屁额男子正一脸娇嗔的坐在柱间的怀里。


“哈哈……店长……你说笑了!”柱间尽力忽略正在自己胸前乱摸的手,用还算得上“温柔”的表情看着这个自他上班第一天起就开始缠上他的男人。


“你可是不知道~自从你来了以后啊~咱们店里就多了很多帅哥美女呢~”屁屁额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了一下柱间的脸。


“哈哈哈哈,店长你看,又进客人了,我去招待他啦!”说完就借力推开身上的男子,大跨步的逃离员工休息室。


即使已经离开那个恶心的男人,他的手部肌肉也还是紧绷的。


准确的说,柱间全身的肌肉此时都是紧绷的。


差点就要动手揍人的柱间急需精神上的抚慰,他万分痛恨当初选择来这家店工作的自己。


“还是重新再找一家店好了。”柱间想。


柱间之所以会选择这家不太正规的夜店是因为它不仅不在乎所招聘的员工的背景出身,而且它还距离城市的金三角——城中村很近。


事实上,随着城市化的迅速推进,很多小村落都直接被掩埋在了钢筋混凝土的地面之下,城中村算得上是小村落最后的幸存者,它们因为某些原因被大规模的城市化遗弃了。


低矮破旧的小型建筑像垃圾一样堆积重叠在一起,阴暗的小巷像蜘蛛网一样分布在拥挤村落的各个角落,这里是穷人和流浪者最后的庇护所。


当然,这里也是犯罪的最佳场所。


即使世界没有了战争,黑暗也依旧会顽固的存在于世界的各个角落,因为它只需要变换一下身形——压迫与被压迫,剥削与被剥削……


战争的导火索除了仇恨还有生存。


一切皆可引发战争。


柱间明白斑想要变革整个世界实施月之眼计划的想法,毕竟只有那样全世界的人才能真真意义上的完全平等。


但那终归只是自欺欺人,在完美的梦也总会一天会破裂,因为梦总有醒来的一时候。


这家店的主要客人都是些城中村里的落魄居民,生活上的困苦导致精神上的重压,精神上的重压总要找到发泄口,夜店就算是不错的选择。


当然,来这里的也不光只有平常百姓。


毒品贩子,人贩子,情报贩子……不管什么人只要你眼睛亮,在这里就都能找到。


这里是不错的情报来源。


柱间又换上了他平易近人的外表,他现在是这里的招牌服务生。


“喂~小哥,你长的好俊哦~”柱间还没来得及松弛一下自己僵硬的肌肉,新的的挑战就又来了。


看在六道仙人的份儿上,柱间忍了!


与此同时,夜店门口正站着三个穿着各异的神秘男子。


“喂!叔,我们怎么又来这种地方啊。”带土自从进到这家店后就一直用手捂着鼻子。


“带土,斑前辈这么做是想通过这里来获取有关凶手的情报啦!”卡卡西一边拿着手机看小黄文一边向带土解释道。


“我真的很怀疑,你是宇智波家的孩子吗?”斑再次对带土的宇智波血统表示怀疑。


“卧槽,你什么……”带土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卡卡西用手捂住了嘴。


“小声说话,别露馅儿。”卡卡西面带微笑的给出建议。


“……”你们都欺负我。


没错,他们也是为了情报而来。


“店长,把你们店的招牌给爷叫过来!”斑一进门就找了个还算敞亮的地方,然后就一屁股坐在了黑牛皮的沙发上,抬起一只脚就直接往桌子上放,手里还夹了一根抽到一半的雪茄——整个一土大款模样。


“听见没有,我大哥要瞧瞧你们的招牌长什么样!”带土果然深得斑的真传,一上来直接坐到斑的身旁,一副狗仗人势的小弟模样。


相比之下,卡卡西就谦默多了。


他直接找了一个僻静的座位,独自一人静静的坐下,然后继续看着发光的屏幕。


那两个人爱咋咋地,他才不认识!


柱间刚伺候完那一家的太太,就店长直接扯到了斑的面前,他刚一抬头就撞上了斑正往下看的目光——尴尬啊。


虽然有些惊讶,但斑依旧一脸淡定的看着柱间。


但带土就没那么幸运了。


“噗……”斑身边的带土在看到柱间后直接将嘴里的啤酒悉数喷出,“怎么……是你?”


“哈哈哈,真是有缘千里来相见啊!啊哈哈哈!”柱间只能用傻笑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看到柱间一脸傻笑就相当不爽的斑冷笑:“哼!不错嘛!我还以为你会露宿街头呢?”


知道斑很不爽但并没有解决方法的柱间只能继续保持微笑“那还要多亏那些天来,你对我的细心教导。”


看柱间一脸假“温和”就莫名来气,斑倒想看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哼!行啊!你那么能,就快来服侍爷啊?”


带土觉得自己旁边两个人的画风不对,他们不是过来搜集情报的吗?怎么这会儿反而自己人先斗起来了?


深知自己祖宗战斗力的带土最终为了生命安全选择起身离开现场去寻求卡卡西的庇护。


见闲杂人等全都自觉走光的柱间不仅心中苦笑,看来没人能救自己了。


“既然大人吩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走一步算一步好了,柱间破罐子破摔了。

评论

热度(34)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