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17)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521发刀会不会不太好……


裂痕



“千手扉间?”斑一下就联想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午后,千手扉间坐在木质的摇椅上,一脸事不关己的对自己所有的提问都回以了“我不知道!”的情景。


斑讨厌千手扉间。



“你找他做什么!你和他……认识?”斑其实一直都对柱间的名字心存芥蒂,毕竟千手扉间和千手柱间之间只差一个字。


但就调查的材料而言,千手扉间并没有这个叫做千手柱间的亲戚,也就是说:他们只是碰巧名字相似罢了。


“就算认识也不是和这个世界的他。”柱间面露的苦涩,“我只是觉得他可能知道些有关泉奈被害的事情。”


斑一下来了兴致:“那他说了什么吗?”虽然上次自己吃瘪,但若是这个男人也许真的能问出些什么。


“他什么也不知道。”柱间摇着头又朝两边微微摆手,“他就是一个无关的人。”


“……”斑的眼睛变得黯淡,


“……”相对无言,柱间还是决定先瞒着斑。


泉奈不想让斑追查此事是十分在理的,这实在太危险了。也许斑自己也发现了,他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妙。



“火核发来消息,说柳下泉失踪前曾拜访过她的一位友人,并将她自己的日记留给了那位友人。”斑一边叙述一边躺到了沙发上,他有些累,“火核查看了那本日记,前后的内容都是些无用的睡前随笔,但中间有几页却是空白的,其中有一页被潦草的画了一幅画。”


柱间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将发生:“她画的什么?”


“一个男人变成了一只漆黑的兽,它残杀少女只留下心肝带走,这只兽坐在办公室里大谈民生安全。”斑一五一十的将画中的内容告诉了柱间,末了他又抬眼看向了表情微动的柱间,嘴角微微上翘。


柱间知道自己想瞒住斑的计划失败了,也许从他苦着脸的回到家后,斑就发现了他的心事。


斑不但识破了他的谎言,还自己另寻了一套解决方案。


柱间有些想笑,原来他费那么大的事儿找扉间寻求真相,还不如斑坐在办公室等一个下午的电话来的快。


他甚至还想把斑蒙在鼓里……



“我……只是不想让你有危险……我不想让你成为下一个失踪的人。”柱间想要劝斑停手,让他暂时放放这个案件,毕竟他们的对手不是一个……人。


“柱间,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和泉奈都不信任我。”斑从沙发上坐起身来,他没有再看柱间一眼,


“你真的以为当初我是因为不相信泉奈才批评他的吗?恰恰相反,我相信他!他是我的弟弟,我对他那么了解,怎么可能不清楚他话的真假?”


“可是……”柱间还没说完就被斑打断了。


斑显然异常愤怒:“我批评他是想让他放弃追查!我不在A市工作,他若有危险我根本救不了他。可他不信我,他还是去调查了……甚至到了现在,他还想瞒着我。” 斑还是抬头望向了柱间,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失望和悲伤:“现在……你也不信我。”


“……原谅我,斑,我……”柱间试图向斑道歉,然而他依旧被斑打断了发言。


“现在……你走吧。……既然你那么喜欢独自调查,那你就去干吧。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斑起身打开了门。他背对着柱间,这让他十分不适,但他依旧没有回头看柱间。


“……你执意要让我走吗?”柱间感觉自己的心在下坠,这感觉实在是太过痛苦、沉重。


“……是。”斑的表情依旧毫无波澜。


就好像他们之间根本没有过什么争吵,就好像他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就好像他正在请一位陌生人离开。


“好……我走。”柱间缓慢的转过身,一步步的走向了那扇敞开的门。在即将和斑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微微停步 ,“对不起……打扰了。”



自从柱间走后,斑就一直背靠着门板坐在地面上。


柱间从他的身侧穿过时,斑甚至还想要伸手去拉住他,让他不要走。当然,事实是斑并没有这样做。


“……好饿。”自从柱间来到家里后,斑就没在为吃饭发过愁,然而这一次,没人来给他做饭了。


“喵。”平时几乎从不在斑面前晃悠的黑猫此时竟然来到了他的面前,睁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着他。


强烈到令人排斥的熟悉感。


“柱间不会回来了,你也要离开吗?”强烈的厌恶感涌上了心头,斑对黑猫伸出了手。


既然它想跟着柱间,那就放它走好了。



“吓——”当斑的手触碰到了黑猫的脖颈时,一向平静的黑猫却突然性情大变,猛地转头咬向了斑的手。

评论

热度(33)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