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重获(16)续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泉奈的决定



即使再胆大的人,看到如此超出常理的东西也会吓破胆吧。



泉奈依旧镇定异常,他并没有被吓软腿,而是迅速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装有浓硫酸的玻璃瓶,“你会为小瞧宇智波付出代价!”


玻璃瓶被扔进了怪物的嘴里,随之而来的是怪物刺耳的惨叫声。


没有丝毫犹豫,泉奈选择了立即逃跑。


他很清楚,如果硬碰硬他不可能会赢。



既然怪物认识他,泉奈原来的住处是肯定不能待了,而哥哥那里就更不能了。走投无路的泉奈只能投靠他最好的朋友——千手扉间。


然而泉奈很快就发现,这样只会让无关的扉间也被牵连进去。


知道结局必死无疑的泉奈最后选择了一个不会伤害任何人的方式来结束此事——在一个安静的晚上泉奈留给扉间一封信后就独自离开了。


泉奈在信中先是对他自己的不告而别表达了歉意,之后便将他的所见所闻全部告诉了扉间。



在信中泉奈告诉扉间,他猜测这个事件可能和政府高层有关。


首先,凶手的作案手法堪称残暴,如果他真的在乎隐藏行迹,那他大可不必将人直接就地分尸,直接带走再吃就好,可他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在将现场搞的乱七八糟后才开始收拾残局,这明显不符合逻辑。所以除非是有人为他收拾残局,否则根本没有更好的理由能解释这个问题了。


其次,凶手一看就是个惯犯,光泉奈自己就亲眼目睹了两起残杀案,那实际没被看到的残杀就更多了,然而过了这么久却没有一个人去报案,甚至连女子失踪的消息都没有,这就有些太过奇怪了。所以很明显是有人对前来报案的人进行了阻拦,而有这个能力的不是大型黑帮就是政府。


A市并不存在大型黑帮。


最后,怪物的声音让泉奈产生了强烈的熟悉感——那是C市市长的声音。



起初扉间还不敢相信,以为那是泉奈的判断失误,然而后来扉间就接二连三的收到了来自C市的恐吓邮件,有人以他两个弟弟的命来威胁他,让他对泉奈的事保持沉默……


扉间之所以不接受柱间的请求,也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


信的最后基本上就和泉奈的遗言一样。


信中泉奈对于将扉间也牵连进去表示歉意,同时,泉奈也希望扉间能将信烧掉,并彻底忘记这件事,更不要将它告诉他的哥哥,因为他的哥哥一定会为了给他报仇而引祸上身,虽然他知道他的哥哥很强,但他还是不希望他最爱的哥哥为了他而受伤。


扉间再次见到泉奈就是在他的葬礼上了。


对于葬礼上的扉间来说,泉奈还留有完整的躯体,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说完了。”扉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下午5:00了。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和眼前的陌生人聊了整整四个半钟头了。


完全释放后感觉心中畅快了许多,眉头终于有所舒展的扉间终于弯了嘴角:“哼,我们曾经认识吗?”


整整三年都没办法发泄出来的情感仅依靠一个陌生人的三言两语就被完全释放了出来,这真是太奇怪了不是吗?


柱间将头看向墙壁上的时钟:“也许……我们上辈子曾是亲兄弟。”



扉间看了眼从木地板上长出的藤条:“我开始还以为你就是泉奈嘴里的怪物……变出藤条什么的。”


柱间也随之将目光转移到那青藤上“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使用它。”


“如果是你的话,也许真的可以帮助泉奈呢。”扉间看着柱间道,“怪异只能由怪异来解决,不是吗?”


“……我会的。”



柱间到回家时,还没开门就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


柱间觉得此时的斑正全身冒着漆黑的煞气,斑依旧没啥表情但脸色更显阴暗的询问道:“告诉我,你去哪了?”


斑是警察说谎看来是没用的,柱间只好哀叹他在时间控制上的失误:“我去找调查了一下千手扉间。”

评论

热度(30)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