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15)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好吧,我有罪……脑洞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沉默&兄弟




《默》
若我是盲的该多好,鲜血和尸骸就再也看不到了。
若我是聋的该多好,尖叫和哭声就再也听不到了。
我既不盲也不聋,可我还是要装成盲的、聋的。
为了不再说错话,我扯断了自己的喉管。
瞧,我哑了。
现在我终于成为既盲又聋的人了。
反正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嘀嘀嘀!——嘀嘀嘀!”柱间被身旁的电话吓了个机灵,他马上关掉了所有网页并拿起了身旁的电话:“喂……”


柱间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头打断了,带土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带着些许焦急:“叔!昨天你抓的那些人已经招供了!曾有人找他们盯着之后前往爆炸现场调查的人,并且让他们特别提防着一个法医。据描述找他们的人是个戴着白色面具的人,看样子你好像也被盯上了!”


“哼!我就知道,这个案子会把我牵扯进去。”柱间闻声抬头,看见刚刚还躺在沙发上打盹的斑此时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和他一同听着电话里的消息。


斑直接接过柱间手里的话筒:“听好了,小子!你现在立即带人加强对警局四周和爆炸现场以及柳下泉生活的居民区的监视和巡查,发现可疑人物立即盯住,但不可打草惊蛇。还有,用便衣。”


斑特意加重了“便衣”二字。


上次就是因为带土犯二直接穿着警服去抓人,结果还没等他们收网,犯人就跑了。


挂了带土的电话后,斑又给火核打了个电话,让火核重点调查柳下泉失踪前的所有可疑行迹,尤其要特别注意柳下泉的亲友,他们很可能知道些什么。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柱间疑问道, 斑又重新坐回了他的软椅,他对着柱间轻挑了一下眉说:“等。”





之后就又是漫长的等待了,但这一次斑却表现出了异常的欢愉。


明明是被盯上的人,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紧张,斑喜欢极接近危险时的那种强烈的刺激感。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斑都只是坐在办公室里写写伤情鉴定的文书或者去化验室做些病理解剖和分析啥的,柱间则基本呆在家里霸占着斑的电脑查着自己所需的资料,偶尔他会去警局看望斑,顺带学习一下现代人的处事之道。


柱间在这一周里曾给扉间发过无数次见面申请,但全部都石沉大海。


“就算不再是你的大哥了,我也想要教育你了。”





在第100次发送请求失败后,柱间决定亲自去找一下他可爱的弟弟了。


扉间毕竟是作家,身份信息依靠网上的资料很难找到,所以柱间就不要脸的利用了他和斑的关系让火核帮他复印了一份扉间的住址信息。


当然柱间也收获了火核的蜜汁微笑,他希望火核没有随便乱想。




现在,穿着一身黑色贴身西服(斑给他买的)的柱间正站在扉间的别墅外,一脸严肃的考虑着到底是敲门进还是直接翻窗进。


柱间直接跳过别墅外院的看守进入到了别墅内院,现在的他准确点说就是非法入侵,搞不好自己会被抓。


他进来时还特地避开了监控(躲不过就毁了),就是为了销毁证据……




“咚咚咚”柱间还是选择了敲门进,毕竟是他的“弟弟”。


“不是都说了外人不见吗?”低沉的男音从门内传出,“!?……你是谁?……喂!呜……”开门的扉间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柱间一个怀抱杀拖进了屋子。




“……”全身除嘴以外都被藤条绑了个结实的扉间一脸愤怒的看着柱间,他只所以没叫是因为他不想连嘴也失去自由。


柱间强迫自己微笑着说:“咳……由于某种原因我就不自我介绍了,请问能问你几个问题吗?只要你好好回答,我就不会再为难你了。”


“我有别的选择吗?”扉间一脸无奈。


“咳!……那么我想知道,你对于宇智波泉奈的死了解多少呢?”柱间直切主题。


原本没什么表情的扉间一下子脸色扭曲了起来:“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已经保持沉默了,还想要我怎么样!想让我也死吗?……那你直接动手好了,正好下去向他道歉!”扉间的情绪极不稳定,要不是柱间及时出手制止,他几乎吼了出来。


“你果然知道些什么!那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好了,也许我可以帮泉奈翻案。”柱间简明扼要的诉说了他的来意。


“……你什么意思?你不是那伙人?”柱间的话很好的安抚了扉间的情绪。




当然扉间事后发现,他的潜意识总是无法忤逆柱间,反而在见到柱间时会有说不上的亲切,就好像柱间是他的兄长一样,明明他没有大哥。


见扉间安静下来,柱间才安心解释:“我……我算是警察啦!最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案件牵扯到了当年的宇智波泉奈之死案,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总该知道些什么吧。”


“……”低头沉默了良久,扉间才抬头直视着柱间的眼睛,“我凭什么信任你?”


“……”因为我是你大哥!柱间很想这么说但他忍住了。


“你不说也可以,但泉奈的哥哥已经成为了下一个受害目标,你安心吗?让泉奈连最敬爱的哥哥也保护不了。如果我没猜错,之前一定有警察调查过你吧,但你顾及到泉奈死前的话,所以保持沉默。”


扉间重新低下了头:“你看过……《默》?”


见扉间肯松口,柱间再接再厉道:“是的,我看过。那是你一年前写的吧,写的不错!就是没写完。”



“泉奈是被人杀死的,我曾在他无处藏身时收留过他。但后来我也暴露了,泉奈为了不牵连我就独自离开了,走前他让我绝对不要把事情告诉给他的哥哥,然后……他就死了。”


扉间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他不得不捂住他的脸,“就在三年前,他哥哥来找我的时候,我依照泉奈的话对所有的问题都说了……不知道。”

评论

热度(36)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
  2. 艾丽丝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回首尘世:
  3. 艾丽丝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