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13)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与你一同坠落



因为还要在警局呆很久,所以斑将柱间直接送回他们的公寓。


明明早晨还死活不让柱间一个人呆在家里,到了晚上却主动提出让柱间先回家等着他……


哼,没想到他宇智波斑最后竟会如此轻易的就让一个男人走进他的心。



再次回到警局时,已经是深夜10:30了,虽然天色很晚,但警察局里依旧是人来人往。


因为案件牵扯到了当年泉奈的问题,所以斑的脸色一直都十分阴沉,回办公室的路上不知道逼退了多少无辜同事。


如果这个案件也和上面的那些家伙有关,那么调查也许将无法再进行下去。


斑很清楚当年弟弟的死是人为造成的,之所以尸检报告上只有“猝死”两字,恐怕也与上面的那群人脱不了关系。



“咚咚咚”三声均匀的敲门声打断了斑的沉思,“进来。”斑从座椅上直起了身看向了来人,


“是! 我来向您报告今天下午的调查情况。”火核礼貌的向斑说出了他的来意。


“经过今天下午的寻访,我们确定这场爆炸的受害人就是柳下泉。”


下午他曾派人到案发的居民区内调查那名流浪者,结果相当令人惊奇,但凡见过那名流浪者的人都一口咬定那人就是照片上的柳下泉。


他们又了解到,因为是廉价的开放式住宅小区,安保条件也相当不好,所以这里经常会有流浪者出现,而楼顶上的小阁楼也就经常成为流浪者的免费居所。


在案发前,那流浪者已经在阁楼上住了一个星期了。



斑依旧保持着沉默,他的表情几乎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微微眯起的双眼向人诉说着斑心中的疑虑。


一个周前突然失踪的柳下泉,却在今天凌晨发生的爆炸事件中被发现尸体,案发前她甚至还以一名流浪者的身份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这简直太奇怪了。


见火核已经报告完毕,斑挥了挥手道:“你先回去吧!”


“是。” 看着火核离开的背影,斑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看来柳下泉在躲避着什么人的追杀。”一个声音从背后突然响起。


“?!”斑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迅速拿起手边的钢笔朝背后人的面门部位袭去。


紧握着斑的手腕不敢松懈半分的柱间低声朝斑解释:“是我!”幸好他眼疾手快,要再是晚了0.01秒,柱间不敢保证他的眼还在不在。


见来人是柱间,斑才失是了力气。但马上他又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这里是31楼欸,你是怎么翻窗进来的?”


“欸?”柱间此时正一脚踩着窗沿一脚踩着地板,俨然一副“从31楼外面翻窗户进来很平常啊,有什么不对吗?”的样子。


“我……不是看你太久不回家……想你了嘛!……啊哈哈哈哈哈!”


盯着傻笑的柱间,斑很想再把他从窗户丢出去。


斑不想继续和柱间闹下去便直接切入主题:“目前的问题是,柳下泉为什么会被追杀?追杀她的人是谁?”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死者的身份,那接下来就应该是寻找凶手了。


“斑你的想法是什么?”柱间已经换成了坐在窗沿的姿势,“你觉得凶手最有可能是什么人?”


“我想我们应该上网查一下柳下泉最近的报道。”


斑缓步走到柱间面前双手环上柱间的脖子,漆黑的眸子因黑夜而看不见瞳孔。



虽然时至深秋但窗外的风却并不大,柱间柔顺的长发因夜风在斑的眼前不断舞动着,斑与柱间的唇几近相贴,他低声问道:“我还没问过你,为什么要把头发留这么长?战争年代还这么披散这头发,你就不怕它误事?”


柱间的双手先是温柔的环上斑的腰,然后慢慢轻抚着一路向上,最终在斑敏感的后背停了下来。


柱间并不急于回答斑的问题,他的眼里只有斑一个人。


斑可以听到风从耳边呼啸着穿过,此时的他正和柱间相拥着做着自由落体运动,他并不害怕,因为他相信着柱间。


柱间拥着怀里的斑道:“我有一个愿望,在彻底实现它之前,我绝不会剪发。”



啊——我也有一个愿望,我要留着我的头发,盼君归来。



“完美的降落。”被柱间以横抱的姿势拥在怀中的斑给出了他的评价。


一分钟前柱间先是在空中调换了他们彼此的姿势,然后就抱着斑一路脚踩楼面减速下冲,最后通过猛地踏击楼面一跃数米直接落到了警局大楼旁边较低矮的建筑楼顶上,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可谓相当华丽。



“我累了,案子今天就察到这里吧。”枕着柱间的肩膀,怀中人闭上了眼。

评论

热度(34)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