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10)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斑与柱间的技巧大比拼……



我们打一架吧!




斑觉得他被耍了,可他在柱间的眼里看不出一点虚假,就仿佛这个男人真的经历过一样的——真实。


“你是异能者?”斑还是问出了这个他觉得傻的不能再傻了的问题。


“是的。”柱间几乎不假思索的回复了他,“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斑先是微微睁大眼睛而后他别开了与柱间正对着的脸,“你拿什么证明给我看?我可是无神论者。”


你到现在还不肯向我坦诚吗?




“——!”斑和柱间几乎同时警觉了起来,他们被人跟踪了。


“目前至少有十个人在我们背后,估计一会还会有更多。”柱间小声道。


“哼!这里人多不方便伸展,前面有个巷子,去那里吧。”斑微笑着表达了他的想法。


柱间从斑的微眯的双眸中看到了杀意和期待,和映像中的斑一样,这个斑也享受着战斗的乐趣。




鬼鬼祟祟的一行人跟随着目标进到巷子深处,奇怪的事情也随之发生——封闭的巷子中他们只看到了孤身的一人的斑。


他们一边诧异另一个人的突然消失,一边谨慎的看向对面高瘦的男人。


“总共12人吗?好像不太够啊!”只见对面高瘦的男子一边脱下黑色大衣一边面无表情的向他们缓缓走去。


明明对面只有一个人,但却丝毫没有会赢的感觉。


四周寂静到能够听清男人的走步时的鞋底摩擦声,汗冷不受控制的从毛孔涌出,没有人敢先一步出击。


斑的脚步在一点点的加快,他们的心跳也在一点点的加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仿佛是受够了强大的压迫感,人群中的一人突然挥刀大叫着冲向了斑。


那声嚎叫就像是宣布比赛开始的枪声,在场的其他人也像是受到了激发一样狂吼着一拥而上。


漫长的寂静终被打破,昏暗的巷内一片混乱。


斑面朝着这群向他猛扑的人,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浅笑:“要起舞吗?”


这是男人们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啪——啪——啪,不到10秒。”身后传来了阵阵击掌声,斑知道那是柱间。


“你怎么不继续躲了,柱间?”斑终于叫出了柱间的名字。


“我只是想让你尽情的享受战斗的乐趣,毕竟你最不喜欢有人打扰你。”柱间笑得一脸温柔。


“12个怎么够我打?”斑并不急于捡起被扔在地上的黑色西服,他无视了一地的“躺尸”。


他迈着堪称优雅的步子朝柱间靠拢:“你陪我?”





斑温热的呼吸正轻轻地湿润着柱间的耳垂,带着斑的体温。


斑轻靠着他的身体,微妙的身高差让柱间可以轻松数清斑微长的睫毛。


这里需要一个吻。




“……!”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与柱间的颈部皮肤擦肩而过。


柱间堪堪躲过斑的袭击,就又紧接着伸手挡住了斑的腿部攻击,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他一直保持着只守不攻的姿态和斑对抗。




这让斑十分恼怒,他还从没和一个人对打超过30秒!


“斑,我不想伤害你!”柱间一边避让一边试图平息斑的怒火。


“那就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认识我!你为什么不出全力!”斑一边攻击一边不爽道。


斑想不明白柱间是如何从他背后突然消失的,又是如何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他讨厌被蒙在鼓里。




柱间忽然停止了躲避,他直接承受了斑对其腹部的拳击。


在斑呆愣住的间隙,柱间一手抓住斑袭来的另一只拳头借力反转让斑不得不转身只能用背部面对他,几招过后,斑终于被柱间成功的压制在墙上。


“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斑一边强烈的抵抗着来自后方的重压一边厉声警告。


斑此时的姿势相当尴尬,他被压靠在墙壁上,面朝着墙壁背靠着柱间,这姿势从远处看就像是来自背后的……一种play。


这种姿势对后背敏感的斑来说简直就是酷刑!




“你问我,我为什么认识你?”柱间用极低的声线在斑的侧耳后厮磨着,“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你竟然忘了我,你怎么能忘了我?”


此时的柱间全身都在散发着极低的气压,“听好,我是你的爱人,千手柱间!”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柱间还特地用唇亲_咬了斑的耳廓。


斑的身体已经完全酥麻了,他有些庆幸柱间没有在说完这些肉麻话后立即放开他,他可不想被柱间看到那烧的通红的脸。


但他马上就后悔了,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一个硬热的物体正抵在他的屁_股上。


“你……想对我……干什么?”斑的口气在经历了柱间的气压攻击后明显软了下来。



是的,他承认他在这个男人面前软了。



“如果我说:‘我想和你干只有爱人能_干_的事’呢?”柱间依旧保持着压着斑的姿势,“你看,我都_硬_了。”


说这句话时柱间明显感觉到了身前人的颤栗。


好像玩儿的有点过了,斑该不会从此不理他了吧?


想到这儿,柱间有点淡淡的忧伤。





“!?”身前猛然一空,柱间还没来得及收回乱飞的思绪,就被斑一脚扫倒在地,随后他的身上就传来了斑的重压。


斑好像胖了呢!


“少瞧不起宇智波!”刚刚还被压在墙壁上的斑此时却_跨_坐在倒地的柱间的身上瞪着快喷出火焰的眸子怒视着他。


如果换作以前,斑应该已经开启写轮眼了吧!柱间看着斑漆黑的双眼如是想。


嘛!毕竟是他的错啦!柱间彻底放弃抵抗,闭眼等待着雨淋的拳头。


没有等来预想中的拳头,柱间有些奇怪,他打算睁开眼睛查看状况。


“……呜?”没有拳头,只有唇上的湿热触感。





斑的气消了——柱间想。

评论

热度(28)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