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9)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废墟中的约会




这感觉就好像在和斑约会一样呢!如果能无视周围的断壁残垣的话……


柱间此时正和斑漫步在一堆烧焦物中。


他们离开警局后就来到了案发的地方——一栋高层居民楼楼顶的储物阁楼。




附近的居民称这里住着一个以收废品为生的流浪女性。


由于流浪者大多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无籍人员,他们既没固定工作也没正常居所,几乎每年冬天都会有流浪者被冻死的报告,所以一般即使发生命案也不会被警方重视起来。


这一次之所以惊动了警方主要是因为爆炸发生在今天清晨,它波及到了居民楼里的其他居民。




电梯因为爆炸而暂时关闭,所以他们只能爬楼梯,当他们到达楼顶后,才真正意识到爆炸的严重——小阁楼的屋顶基本被炸塌了,连带着它底层的天花板也被炸了个大洞。


据目击者称,爆炸还引发了巨大的火灾,火焰几乎照亮了整个楼顶。




现场勘探人员称这是一场瓦斯外露引起的爆炸事故,但斑在对尸体进行完尸检后就立马推翻了先前建立的这是一场偶然事故的假设,这是蓄意谋杀。


虽然现场基本已经被大火破坏,但如果仔细找的话,一定可以找到新的线索。




斑在进入废墟后就开始了寻找,“你要找什么?”柱间打算找点事儿干。


“火源!”斑正四处翻动着破碎的墙体碎块,“瓦斯爆炸的条件是高浓度的瓦斯和相对封闭的空间,这些目前看来都是具备的,但是火源呢?瓦斯来自厨房的煤气罐,如果人是被杀死后遗弃在这里的,那凶手为了不被爆炸波及就必须在打开煤气罐的闸门后迅速逃离现场,但这里太过狭小了,所处楼层也很高,如果凶手留下火种再撤离的话,就根本来不及逃跑。所以火源是从哪里来的?”


柱间在进入废墟前就闻到了强烈的异味,那不是物体烧焦后的焦味,后者他再熟悉不过了。




“火源是从外面进来的?”柱间走到一地融化玻璃前蹲下身仔细观察。


“是的”斑站起身走到柱间身边,“你发现了什么?”斑知道柱间有了发现。


“也没什么,只是看到了这个——一粒烧的发黑的金属。”柱间将发现成果交给了斑,他注意到此时的斑戴的是白色的手套。


“干的漂亮!”斑称赞道,“看来有人是下了血本啊!”


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朝柱间伸出了手:“我们走吧!”


“嗯。”柱间握住了伸过来的手。




回去的路上斑对柱间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柱间也因此能问出心里的疑问。


“是什么人会对一个流浪者下如此狠手,她什么也做不了啊?”


“是啊!不会有人在乎一个流浪者的生死的,”斑一边慢走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除非她是假的流浪者。”


看来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吗?


柱间注视着斑的侧颜,想到今天他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样子,便问道“我记得法医只需要验尸就可以了吧,为什么要亲自调查呢?”




班依旧目视着前方,但他在听到柱间的话后还是微微收紧了手,斑回道:“需要我向你介绍一下自己的人生经历吗?”


斑的家族——宇智波一族曾经是个大家族,祖上曾经参加过护国战争,为此也牺牲了很多人,一家子因此多少算得上是烈士家属,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宇智波一族的人大多数都选择了两种职业——医生or警察。


斑原先学的临床医学但后期为了消耗过多无用的激情斑在大一下班学期就去参军了,后来他还成了所在队伍最强的特种兵。


退伍以后斑用比别人一半还少的时间学完了所有功课,然后当了——刑警。



好吧,我知道这好像哪里不对……

评论

热度(29)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