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8)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我要加快我的进度,嘟嘟嘟!



友,约乎?



斑和柱间一同坐上了车,因为不能将可疑人物留在家里,他决定用实际情况来逼退这个男人。


斑想要让柱间知道他不是碰瓷的对象,要想被包养就去找富婆但千万别找他。




一路上柱间全程看向窗外,不管国外世界怎么样,斑所在的世界都是和平的。


想到这儿柱间侧头看向正在驾车的斑,心中默默说道:现在你终于不用再为我们的梦想而勉强和伤害自己了。




现在的斑完全不记得过去的事让柱间多少有些沮丧,明明之前生死相隔那么久斑都能记得他,为何如今反而就不记得了呢?


斑在梦中分明喊了他的名字,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柱间并没意识到在他强烈的注视下斑的后背都僵硬了。


斑觉得柱间快把他盯穿了。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斑被盯得不耐烦,虽然他家旁边就是派出所但他工作的警察局却离家微远。


“什么也没有!”柱间如实回答。


“那你看什么?”斑微微转头看向柱间。


柱间目光灼灼的看着斑继续回答“看你!”




“吱————”没料到斑会突然刹车,没系安全带的柱间猛地撞向了车窗,虽然他立即采取了防护措施让身体在撞向车玻璃前停止了动作,但还是……心有余悸。


“如果你不想被踹下车就最好给我老实点!”斑厉声警告。


“……”柱间从斑的眼里看到了杀意,他很乖的坐好闭嘴看向车外,仿佛从没发生过任何事。




一路的寂静终于在斑将车停放到警局的地下停车场后画上了句号。


“现在你可以选择继续跟我走或者就此离开!”斑一边开门下车一边下达了逐客令。


“但据我所知,你并不能把我怎么样吧?”柱间也跟着斑从车上走下并回顾了一下昨晚看的《社会与法》,“我可没有犯罪。”


柱间知道他现在很无理取闹,他不想让斑为难但他不得不这样做。


现在的柱间没有归宿,他是无处容身的人。


很讽刺不是吗?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悠扬的男声突然飘荡在宽阔的停车场内,它成功的打破了柱间与斑剑拔弩张的氛围。


二人几乎同时将目光转移到了斑的大衣口袋。


斑因为突然的打断而微皱起眉,他上班也有几年了迟到也算经常的事,要是平时是不会有人不解风情的去打电话催他的,看来是发生新的案子了。


斑没接电话也没有继续把心思放在柱间身上,他锁上车后就径直朝着电梯口走去。


柱间见他没有再继续赶他走,也多少猜出了斑那边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柱间现在可以肯定斑的工作是啥了——斑是验尸官!


柱间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在确定自己穿的像个现代人后也跟着斑进入了电梯。




刑警队队长宇智波带土现在正一脸不爽的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大叔父宇智波斑,“所以你身后的这个人是谁?”


对面的柱间十分勉强的穿着斑小一号的衣服,带土感觉他仅剩的那只眼正在刺痛。


“我昨晚酒吧遇到的老同学,今天带他来看看我的工作。”斑接过从痕检员卡卡西那里得到的案件现场的调查资料,简单翻过以后将它放进腋下的文件夹里。


带土见他的祖宗不理他就拦下斑身后的柱间警告道:“警局办公场所外人禁止入内!”


柱间曾在战场上见过这个宇智波的后辈,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后辈也和斑一样并不认得他,“我和斑可是吃过一锅饭的人,所以不算外人吧!”


如果没有身后的卡卡西,带土觉得他会毫不客气的将柱间踹出警局!


“该死的基佬!”带土在柱间走后唾骂道,丝毫没有察觉到警局其他同事对他都来的鄙视的目光。




斑没有回他的办公室,他直奔主题——警局的停尸房。


斑把尸袋打开后,一具被烧的变形的尸体被暴露在解剖台的聚光灯下。


“真惨啊,被火火烧死!”柱间注视着这具尸体心情复杂,他认为自己不是个善人,若按这个世界的法律,他也算是杀人鬼吧!


“她是先被杀后来才被毁尸的。”斑用了她而不是他,“你看,尸体的骨盆低而宽阔,骨盆近圆形上下入口相近,这明显是具女尸。”


柱间眼睛大睁的看着斑问“那为什么是先杀后烧?”


斑没有抬头看他,他正认真的用解剖刀切割尸体的颈部,“如果是活着被烧尸体应该呈蜷缩状,但这具尸体太过平直了。”



斑将女尸的颈部彻底打开,他想看看这个男人会有什么发现。



“……气管里没有烟尘!”柱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终于恍然大悟,“所以这是有人为了消灭证据而故意造成的纵火案这不是现场初步给出的事故火灾!”


斑抬起头对柱间投来了赞许的微笑。





“介意下午陪我去一趟案发现场吗?”检查完尸体后斑对柱间进行了邀请。

评论

热度(32)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