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7)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学神柱帝!感觉柱帝有点开挂啊,虽然原作里他就是个挂逼不过这里柱帝开启了新技能点,毕竟忍者的老本行就是探取情报吗,记忆力好是必须的……



想在在解剖台上看到你



洗完澡后穿着不合身睡衣的柱间来到了卧室,这是他今晚要下榻的地方。


斑平时应该都是一个人住,因为这间小小的侧卧基本被斑改造成了书房。


一个巨大的书架贴墙放置,上面分门别类的摆放着各种书籍。



虽然世界不同但好在语言没变,柱间很清楚这些书将作为他了解这个世界的窗口。


斑在他洗完澡后也紧接着进入了浴室,现在的侧卧只有柱间一个人,他当然要利用好这宝贵的学习时间!


……先从历史入手好了,他从书架上拿起了厚厚的一本《世界史纲》,作者的名字被印在书的封面上——韦尔斯,……嗯,啥狗屁名字!



忍者的任务之一就是窃取情报,所以柱间基本是以一眼一页的速度将书本上的内容全部记下。



他了解到很多新的知识比如:自己如今所在的世界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和平,局部依旧发生着大大小小的战争;国家与国家之间虽然尽量减少战争,但依旧少不了尔虞我诈利益角逐;弱国被侵略奴役,强国则挑起战争。


“果然哪里都少不了战争啊!”柱间一边感叹着将书放回原位一边重新拿起一本新书——《共产党宣言》。



在发觉浴室没了水声之后,柱间抓紧将手里的《论持久战》的最后几页翻完并返回原处,然后躺在床上装作睡不着随便看看的样子。



“你没乱动我的东西吧?”斑一边用毛巾擦着头一边问,虽然他觉得柱间刚刚一定动了他的书,但他还是装作看不出来的样子。


“你有很多不错的书!……你对政治感兴趣?”柱间错开了斑的询问转而向斑抛出了问题。


“有兴趣……但也仅仅只是有兴趣。”是啊!感兴趣又能怎么样?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验尸官罢了。



活人的尔虞我诈在解剖台上留下的只不过是残缺的尸体罢了。



柱间从斑的眼里看出了不甘与没落,他承认他不知道这里的斑发生了什么。


“我猜你的工作和人有关,”柱间决定转移尴尬的话题,“你是医生?”


斑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笑着反问道:“为什么不是老师或者人力资源部经理?”看来这个人也不是真的傻。



斑的这个公寓只不过是他众多住处中的一个,这里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就只剩下书架上的这些书了。


斑今天并没穿工作服,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他的工作方向的呢?


不得不承认,斑开始对柱间产生了兴趣。



“我发现你的书架上有很多医书。”柱间指了指斑的书架,那上面一大半都是医学类相关的书籍。


“观察力不错!或者说你果然动过了我的书对吧?”


“所以你是默认自己是医生了?”柱间并没有表现出被抓个现行的尴尬,他反而一脸兴奋的询问刚刚是否猜对了 。



柱间的行为在斑看来是不错的挑衅。



“还不太准,医生也分很多种的,我是给什么人治病的?”


“……”柱间答不上来。



斑的书架上基本啥医书都有,反而无法得知他的具体职业。“总不能是给男人治那里的吧!”


“……”斑收回了之前对柱间的评价,绝对故意的吧,你!


斑冷笑道:“我真的很希望能在工作的岗位上遇到你!”


“那看来我猜对了?”柱间用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态看着斑,他知道斑不会干这行但他就是想要逗逗斑。


“那就预祝你海绵体终身不举!”斑没有中计,他扔下这就话就离开了侧卧。



“……唉呀!难度提升了啊!”看着斑的背影,柱间一脸愉悦。



就像是得到了斑的默许,柱间在斑走后就大胆起来。


直接起身从书架上拿下好几本书,柱间要继续之前未完成的阅读。



不是有句俗语: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吗?

评论

热度(24)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