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5)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机智的柱帝从现在开始就要开始撩斑了,唉,主要是柱帝对斑太了解,而现在的斑却不了解柱帝啊啊啊啊



是你吗?



一路上基本没啥变化的外景在车子驶入市里后开始逐渐发生变化。


路边虽然还是树与路灯相互交替而立,但路的两侧却变得更宽足矣让行人在上面行走。


高低不平的房子也在道路两旁出现,这些房子大多数都是店铺,有些店铺还在营业但大多数已经闭门歇业了。


即使已经歇业,店铺外的巨大招牌上依旧不断闪烁着彩色的小灯。


路上的车子渐渐变多,柱间发现有很多车子都没有运行,它们多数都停靠在路边或是附近的店铺旁边。


也许是因为实在太晚一路上竟也没遇到啥人,望着宁静的窗外柱间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真的相当和平啊!





“咕~咕~”啊!又开始了吗!柱间这时才想起来他最初的目的。


“额……那个……请问有吃的吗?”虽然很尴尬但柱间还是不得不问,。


“……”所以你是想让我请你吃一顿对吧,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算了,反正他今晚也没吃晚饭请这个男人一顿也无妨,斑敢肯定对面这个人身上没有一分钱。


不过天真的太晚了,四周竟然没看到一家还开门的饭馆,虽然市中心商业区24小时营业,但斑真的不想带他去。


那人穿的实在太土了,土到斑觉得他就算玩cosplay也一定不会有人看。


算了,回家煮碗面给他吃好了。



柱间在被斑带回家后就被要求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许乱动,所以他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好好瞧瞧斑的家。



斑的公寓是普通的两室一厅,嗯……太空了吧!


对于现代居室一无所知的柱间在进入到斑的家后就基本没看到什么家具。


客厅就一沙发(听斑说的)一茶几,主侧卧室各一张床,阳台上堆满了瓶瓶罐罐大箱小箱,厨房……斑一回家就进去没出来关着门也不知道里面什么状况……



“喵”胸前的猫终于又一次刷了存在感。


柱间发现这只猫和其他的猫有些不同,它不像其他的猫一样好动,甚至连叫都不叫,它只是一直趴在他的胸前用红色的眼睛盯着他。


“这一点你也和斑很像呢!”柱间盯着猫又一次回忆起了斑。


虽然现在和斑一模一样的人正在厨房里貌似给他做饭……


柱间很苦恼,他真的不知道现在和他在一起的是不是斑,怎么会有第二个斑呢?


柱间觉得他现在看什么都会想到斑了。



斑发誓他刚刚看到并听到这个男人正在用一种堪称温柔的眼神对着他胸前的猫说:“你和斑真像!”


抱歉!我和你很熟吗?我们才刚见面欸!


“喂!吃饭啦!”斑把一碗面条递给柱间,又给他自己留了一碗。


“嗯?……谢谢!……没想到你会做饭啊!……啊哈哈哈哈哈哈!”柱间为自己没忍住的最默哀了三秒。


“……”小心我打你啊!


“会做饭是一个人生活必备的技能好不好!”斑没好意思说这是方便面。


平时他的饭都是在警察局食堂吃的,就算偶尔召集家族会议他身为族长也是不用做饭的,所以他事实上真不太会做饭……




“嗯?嗯——这面好好吃!我从来就没吃过如此美味的面条!斑!你真的是个天才!”柱间一边大口嚼着面条一边夸赞。


“……谢谢!”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好羞耻!


你长这么大就没吃过方便面吗?斑感觉自己的脸快熟透了。


也许是太羞耻了,斑直接默认了柱间话里对他的称呼。


“要是你喜欢吃……我这碗也给你好了……我去给你收拾一下床铺!”斑将自己的面也推给了柱间后就立刻低头离开了。




啊啊啊失态啊!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话说……为啥他会纵容这个男人到这个地步?


这简直不科学!


他明明和男人不熟啊!


冷静一下点啊!斑一边在心里飞速吐槽,一边从卧室里整理出一床干净的床褥,这床褥是曾经留给到家里拜访他的弟弟的……直到现在……



看着面红耳赤的斑像逃一样的从他的面前离开,柱间觉得这样的斑简直可爱极了!


柱间知道他刚刚叫了男人……斑。


柱间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心里的那个斑!


柱间觉得他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斑还没有里开村子的时候,那时的斑不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想到这里,柱间的心隐隐抽痛。



就好像时间不会倒流,过去的永远无法重新再来一遍,他和斑都会不到过去了……




斑,现在在我面前的人是你吗?

评论

热度(41)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