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心静一

高考结束躺尸中

【柱斑】重获(4)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这章主要是斑和柱间的相互试探,以及斑斑对柱间的吐槽
爱猫的男人都是好人,斑斑看到柱间胸前的猫时,脑内一定是这样想的吧!



互相观察



自从这个怪人上车后就再也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一路上都气氛尴尬。


为了止住强烈的不适感斑微微侧目观察起这个坐在自己身侧的古怪男人。



那人正安静的将头斜靠在车窗上,男人身穿着淡青色的和式正装,上身披着白色的羽织,及腰的柔顺长发披散在身后,墨色的眼睛在夜里也依旧明亮。


伴着路边明暗不定的灯光,漆黑的眼中似乎藏有整片星空。


微皱的眉头表明他正在思考着什么或是正在寻找着什么……



等等!他干嘛看的那么认真仔细啊!


在被自己恶心到的斑立即收回了灼人的目光开始专心开车。


既然他已经对身边的这个男人进行完一遍彻底的扫描,也是时候进行下一步的调查分析了。


“你叫什么?”斑保持着目视前方的姿态问。



“啊?……千手柱间。”斑的突然询问让正趴在车窗边观察着斑的柱间从思索中回过神来。


眼前的男人和斑几乎一模一样,不管是名字、相貌、声音、性格还是……散发的体香。


柱间真的无法想像世界上会有和斑如此相像的一个人,他甚至觉得眼前的人就是斑!


这个男人与斑唯一可以说是不同的就是眼前的斑少了一分嗜血的戾气,多了几分柔和与温情。



柱间刚刚通过玻璃上的倒影对斑进行了一次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式的观察。


眼前的斑虽然也是长发但比起他映像中的那个人,这个斑的头发就短多了。


最多及后背的黑发被斑用红色的头绳系在脑后。



斑身上穿着柱间从没见过的衣服,白色的内里配上黑色的修身外衣将斑完美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 。


柱间有点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设计出这样的忍服……



“你说你是去找远嫁的亲戚?那她住哪?你既然人生地不熟又为何身边不带一个人?这方圆几里啥也没有,一行人又怎么可能会走散?所以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斑在瞄了柱间胸前熟睡的黑猫几眼后,大体确认可疑男子本性不坏。


“……,果然是骗不了你啊……如果我说我不是这世界的人,你会相信我吗?”


自知无法欺骗下去的柱间干脆实话实说了,毕竟眼前是个如此像斑的人啊。


我怎么能欺骗斑呢?



“……”这人是精神病!


果然应该把他带到派出所!斑在听完柱间的回答后在心里默默的补充。



“我知道你不相信,毕竟……换做是我也是不会信的。”柱间知道如今能让眼前的人相信他的唯一办法也许就只有忍术了,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忍术。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我说留你一晚就是留你一晚决不食言!”斑依旧保持着目视前方平稳开车的姿持淡淡道。


“你……不会害怕吗?我可是一个不管怎个看都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啊!”柱间在听完斑的回答后十分不解,。


“害怕?”斑在听完柱间的话后嘴角忍不住上翘,带着戏谑十足的口气回答道,“我若真是个胆小之徒也就不会干这儿行!”



“敢问……阁下干哪一行?”柱间回想起斑和他大战三百回合的样子不禁对这个世界的斑的工作产生强烈的兴趣。


“难道你是忍者?杀手?敢于朝全天下挑起战争的狂战士?”


“……你电影看多了吧!你脑子里到底装的些什么啊!难道胆子大的人必须要杀个人吗?小心我真的送你去派出所啊!话说……我干嘛要告诉你我的职业啊!我们很熟吗!”斑一脸嫌弃的对身边的男人进行着吐槽。


斑自己也觉得奇怪,平时对陌生人总是放置play的他竟然也会如此多话甚至还开启了吐槽的技能。



这个男人真的是不简单啊!竟然让他一再产生可以信任的感觉。


这感觉就好像他们曾经是挚友……



终于不在继续消沉了呢!


看着那男人的面部表情逐渐多起来的斑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车即将驶进市区 。
 

评论

热度(43)

  1. 宁心静一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
  2. 💔回首尘世-瓶子里的人在笑 转载了此文字